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文化
   

是断魂?是枪?——品老舍《断魂枪》

   
作者:admin  时间:2017/5/10 13:03:28  阅读:641次
   

    作为一个自幼习武、后来走上以武为业的人,但凡与武艺有关的文章、书籍都是我最喜欢翻阅和研读的。老舍先生有一部发表于1935年的短篇小说《断魂枪》便是其中之一。小说以开镖局的“神枪沙子龙”改行做客栈开始,讲述了跟着沙子龙开镖局时创练出来的王三胜等在走镖没有出路后到庙会卖艺及走街串巷贩卖水果蔬菜为生的转型故事。王三胜在庙会练武卖艺中遇上执着于武艺的孙老者,两人过招后王败于孙老者,并带孙老者到沙子龙家相会,最后沙子龙客气接待却不传他的绝技“五虎断魂枪”。


    小说的背景是清末,当时社会各阶层总体来说是浮躁而盲目的一盘散沙。武术处在这样一个大动荡的时代也在经历着急剧的转型,一是现代银行的出现使靠押运钱财的传统镖局行业走向了没落,镖师被逼无奈只能转行。“沙子龙的镖局已改成了客栈”,小说开篇便点出了这一点。其次是科举被废,首先被废的就是依然以长枪硬弓的冷兵器为考核内容的武举。这使得所有习练武艺的人们除了做镖师养家糊口外,仕途进阶的途径已关闭。小说里说,“连沙子龙,他的武艺、事业,都梦似的变成昨夜的”。“这时走镖已没有饭吃”,武艺失去了存在的现实意义,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而无所适从,因为“国术还没被革命党与教育家提倡起来的时候”。
    枪由冷兵器发展到热兵器,古老的中国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打开了国门,也打醒了沉睡的国人。而很多人还抱着作为战争武器曾令敌人闻风丧胆断魂落魄的冷、滑、硬的大枪不放,这是逆历史潮流的自取灭亡。还有一些人却被西方的火枪打破了胆、吓丢了魂,被这欧风美雨吹得认不得自己的祖宗。但还有很多人却是无知无畏于科技昌明的枪炮,又不再屑于派不上用场的抖起来发颤的大枪。而这些人应该是小说里那些都与枪有些瓜葛的“断魂人”。鲁迅说,惟有“民族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它发扬起来,中国才有真进步。
    这篇小说的点睛之笔是,“沙子龙正在床上看这本《封神榜》”,为何?《封神榜》对中国民间思想有着巨大的文化影响,之前的义和团教众就大多信奉《封神榜》小说里面的神明,并借这些神明来降神附体,但神明却全不灵了。而《封神榜》的主线却是围绕着姜子牙辅佐周武王讨伐商纣王。“周虽旧邦,其命惟新”。老舍先生安排沙子龙看《封神榜》,总还是有些虽身处大动荡中,却依然对未来有着某种向往和期盼吧!
    小说的神来之笔是那句“不传!不传!”。为何不传?“那条枪和那套枪都跟我入棺材,一起入棺材”,因为沙子龙看到了时代在进步,作为那条枪和那套枪的时代已经终结了,回头是逆者亡的必然。当然不传!而在夜静人稀的夜里,在群星的见证下,一气把六十四路枪刺下来,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沙子龙对过去的艺业事业所抱有的温情与敬意,与派不派得上用场无关,与收没收徒弟无关。我们或许能揣度出,老舍先生发表这篇小说时所隐隐表明的他对当时新文化运动的革新派和国故守旧派的态度立场吧?
    小说中活灵活现地描述沙子龙、王三胜、孙老者三人各具特色的武艺,浮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虽身上放了肉却在夜深人静独自练枪的隐逸大侠沙子龙,到处走场露脸卖艺血气方刚的把势王三胜,武艺高强到处拜师访友的武痴孙老者。从他们三个人身上我们读出了武艺技术的三层追求。
武艺在技术层面首先追求的是求真上身,真实是武术的身份特征,上身是武术修习的进阶追求。“乡亲们,王三胜不是卖艺的;玩艺儿会几套,西北路上走过镖,会过绿林中的朋友。现在闲着没事,拉个场子陪诸位玩玩。有爱练的尽管下来,王三胜以武会友,有赏脸的,我陪着。神枪沙子龙是我的师傅;玩艺地道!”小说通过王三胜的口讲出了这层求真上身的追求。孙老者对被打败的王三胜说“还得练哪,伙计!”和“真的,你那两手就不坏”,说出了武艺追求的另一层便是实用能打。而能打也就是能格斗是武术的核心本质是武术技艺的必然追求。小说里的沙子龙对以武会友的孙老者只是以礼相待,不提武艺之事,反映出了武艺追求的第三层修为——不打。不打是对打的境界上的超越,是武术技艺的终极追求。那些真正达到武学高级境界的大师,都是对武术技击艺术化有无限完美的理想追求和体悟,而绝不是善谈刀枪、轻易出手的粗鲁莽夫。
    探究老舍先生写作断魂枪的意图时,我们从中还品出了武艺的三层境界。一是如同孙老者般痴迷追求武艺的那种“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资料”的探真求知的执着,和沙子龙那种独自在夜深人静的小院练大枪般“自古圣贤皆寂寞”的坚守。这便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武艺的第一层境界。王三胜开始崇拜神枪沙子龙并以能成为他的徒弟而脸上有光,到处吹嘘师父的神,但沙子龙没有与孙老者以武会友,因而没能给王三胜报仇,于是他不再提及有所谓的神枪沙子龙这号人。由此我们得出了武艺的第二层境界:“看夕阳西斜,林隙照人更绿。”“日愈西下,则其影愈大”这是一般人不愿进入的一重境界,因为一般人的精神都向外表露,既经不起孤独寂寞,又不肯让光彩受掩盖,只是注重外面的风光,而不注重内在修养,他们看不见林隙间的“绿”。其实,越想暴露光彩,就越是没有光彩。小说通过写“沙子龙正在床上看这本《封神榜》”和“夜静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给我们呈现出了“红焉尚伫,有浩荡光风相候”的武艺的第三层境界。饶宗颐说“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武艺的终极境界,其实不管经历任何风雨,都要“生生不已”地对未来充满信心,而又能心中自在。(作者:郭会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