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文化
   

泾县陈式太极拳研究会秘书长金鹏的太极情缘

   
作者:admin  时间:2016/12/25 14:09:09  阅读:863次
   
    我的很多兴趣爱好都萌芽于童年的心,譬如说太极拳。  

  小时候家里只有一台熊猫牌黑白电视机,电视机只能收到安徽卫视一个频道,而且时不时还会飘上几点“雪花”,需要爸爸去屋外的柱子上挪动电视天线,捕捉更多的电视信号,以取得较好的观看效果。每到傍晚,我们一家三口就会围坐在电视机前津津有味地“追剧”。九十年代没有铺天盖地的韩剧、美剧、泡沫剧,没有五光十色的特技效果和震撼场面,看的最多的就是《太极张三丰》、《太极宗师》、《少年黄飞鸿》、《天龙八部》等电视剧,其中李连杰、吴京扮演的“张三丰”和“杨露禅”在我年幼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个年代的电视往往“爱憎分明”,剧情大都是“好人”历经重重困难打到了“坏人”,因此,他们吸引我的除了帅气的武术动作,更多的是侠肝义胆的仗义、以柔克刚的战略和邪不胜正的气势。这使得我与太极拳的“初识”,就饱含了丰厚的内涵,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表面的形式上。


  再遇太极拳,是在刚入大学不久,结束了当天的军训,疲惫的我们坐在草坪上聊天,突然看到操场的另一侧,一位身着太极服的学长正在打太极。动作十分熟练,行云流水,柔中带刚,连绵不绝,整套太极拳像是一支悠远飘渺的曲子,节奏有舒缓有激昂,让我“听”得如痴如醉,深深陶醉在这“美”的乐章里了。带着童年的梦想和对“美”的追求,我在大学二年级的体育课上主动选修了“陈式太极拳”,每周两节体育课,跟随着老师详细的讲解,与同学们一起学习太极拳的拳架。谁知太极拳看上去很简单,学起来却很有难度,因为它不像一般的外家拳,出拳就出拳,出脚就出脚,硬邦邦的,而是全身上下一动俱动,“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使得我们初学者难以准确地记住动作。于是我和同学们常常利用晚上的时间,互相学习,共同回忆白天老师教的动作,并努力“复制”出来。当年体育的期末考试就是让我们挨个表演一遍太极拳,记得我当时获得了九十多分的好成绩,沾沾自喜了好几天。
  毕业参加工作以后,发现社会上对太极拳有着强烈的偏见,多数人认为太极拳是适宜老年人活动筋骨的“气功”,没有任何技击的实用价值。很多同事、朋友听说我对太极拳感兴趣,都很诧异:“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喜欢太极拳呢?”这使得我十分沮丧,仿佛“年轻”与“太极拳”是冲突的,面对这样的提问是很难用一两句话就跟他说明道理且令之信服的。幸运的是,我很快就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一群人——他们后来成为了我的师父和师兄弟。
  在县体委的运动场上,活跃着六七种不同的太极拳练习者群体,以陈式、杨式、太极扇练习者居多。由于大学学习的是经过国家体委简化的24式太极拳,一直想找机会学习正宗的陈式太极拳,所以经常会在体委观看各太极群体的练习,希望找到原汁原味的陈式太极正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傍晚,我正在体委散步,看到两位太极拳师傅在练习,每隔几招,都有一个“发力”的过程,劲道十足,颇有技击的感觉。时在深秋,傍晚的操场上已笼罩着蒙蒙寒意,一套太极拳打完,二人头上却冒着热气,汗珠滴滴落下,看上去耗费了很大体力,尽管如此,他们却气息均匀,一点也没有气喘吁吁的感觉。我想这可能是真正领略到太极精髓所达到的境界吧。走上前询问,果然是陈式老架一路,发源于河南温县陈家沟。于是当即决定加入该太极拳团体拜师学艺,练拳的两位师傅,较瘦的一位是我的师父王树教,较胖的一位是大师兄张立新。
  师父师承正宗。十六年前,陈家沟著名拳师陈德旺赴各地教拳,其中在泾县举办了为期两个多月的陈式太极拳培训班,师父王树教作为培训班三十名学员之一系统地学习了太极拳理、拳架、推手;九年前,王国营老师(师从太极大师陈庆州)是受张德峰师傅之邀!在泾县开展为期三个月的教学活动,潜心研习太极拳,对其有了更为深入的认知和体悟。此后,师父相继参加了省内外一系列武术交流比赛活动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主动担负起陈式太极拳的传播重任,牵头成立泾县陈式太极拳研究会,成为了陈式太极拳第十二代传人。我跟随师父连续不断地学习太极拳。按照预先约好的时间,师父带领师兄弟们在体委练拳,每晚两小时。我是初学者,师父对我的太极拳学习倾注了很多心血,老架一路74式,每晚学习两式,前后一共学习了近两个月,终于把整套太极拳的走架学会了。在学习套路的过程中,师父总是循循善诱,把太极拳姿势舒展大方、步法轻灵稳健、身法中正自然的特点贯穿到一招一式的教学当中去,并将白鹤亮翅、搂膝拗步等动作中所蕴含的“缠丝劲”解说、演示给我们看。太极有“八劲”,分别是:掤、捋、挤、按、采、挒、肘、靠,这些都蕴含在太极拳的拳架之中,我们不仅要学习每个动作的过程,还要知道所蕴含的力量,这样才方便日后的实战运用。
  师父还常常将太极拳的学习与国学联系在一起,“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太极即为宇宙原始的混沌状态,两仪即为阴、阳两极,世间万物都由阴阳构成:男与女,天与地,刚与柔等等,两种极端相互对立斗争却又统一于一个整体,达到和谐共存的状态,而太极拳的很多动作也是欲左先右、欲上先下,包含着种种对立统一的元素。再往细处看,起式之后的两个动作,在路灯的照射下在地面分别投影出阴、阳鱼的形状,其它很多动作也暗合太极八卦图……每逢师兄弟们在一起研究陈式太极拳要义时,无人不折服于陈式太极拳理的博大精深,无人不被其所蕴含的精妙的中华文化所征服。
  由此可见,太极拳之所以很难被年轻人所理解、接纳,并不是因为它是适合老年人练习的拳种,而是因为它自身所承载的文化内涵太深太深,难以被大多数年轻人领悟。
  转眼间练习陈式太极拳也有三四年时间了,这个时间对于太极拳来说太短太短,我将持之以恒习拳到老。虽然并没能实现童年时代对“太极张三丰”种种行侠仗义的幻想,这有现实原因,也有时代原因和个人原因,但是能初步入门陈式太极拳,结识一群真情互爱的同门,并逐步窥视到一些太极拳的内蕴,我感到十分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