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文化
   

“民国功夫”怎么打?

   
作者:admin  时间:2016/8/12 14:10:37  阅读:850次
   
刘青云、彭于晏、吴京在《危城》中饰演的都是武林高手
    陈木胜导演的新作《危城》上映在即,这部集结了刘青云、古天乐、彭于晏、吴京几大硬汉男星,又有洪金宝任动作导演保驾护航的功夫片力作,讲述的是军阀割据时代的小城往事,「有强权,无公理」,从预告片判断,这部主打「人人是反派」的作品,有的是开创华语电影「新类型时代」的野心。

李小龙《精武门》

    说起民国功夫电影,首屈一指的当然是李小龙。全世界都有动作片,唯李小龙的助力,才让中国有了功夫电影。无论是《精武门》,还是《唐山大兄》,人们至今还津津乐道于,他砸踢「东亚病夫」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匾的一幕幕。在电影中外忧内患的时代背景下,以一己之力「教训」外敌,为国人雪耻扬威,「李小龙模式」提供了标准化的功夫片故事惯有套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借由功夫拳脚,为中国代言,在招招打斗之中,不仅是为个人的身体找到出路,更是危急存亡的民族大义与国富民强的家国情怀的找到安放和排解。


刘家辉《黄埔滩头》

    当这样的正义化身俯拾皆是的时候,惯于剑走偏锋的香港cult片始祖桂治洪,以1982年的电影《黄埔滩头》,讲述了同样是军阀时代的另一种故事:刘家辉饰演的码头工人林四海误打误撞,空有一身力气的小喽啰闯入黑帮,翻云覆雨,导演在作品中实现了两个突破,首先是坏人做主角,其次是火并戏不打——有人说这部电影取材的是冯玉祥的发家史,看起来是风云人物,却靠的是阳奉阴违与油腔滑调步步上位,有意淡化了英雄主义色彩,增添了诱惑连连的现实基调,不强调对错,将重点落实到「义气」之上——三十年后,我们在姜文的《让子弹飞》中找到了同样的脉络呼应:当麻匪出身的张麻子摇身一变成为县长,这是一场土匪与恶霸的角力,夹杂着女色、贪婪与物欲,还有小人物独有的狡黠与幽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乱世出枭雄,他们亦正亦邪。


李连杰《精武英雄》

    至于英雄的对立面是什么?是否一定是罪大滔天的恶势力?这样的问题,陈嘉上导演1994年的作品《精武英雄》就提供了一种思考的方向,「是否一定要死」?换言之,是否一定要像李小龙一样,把对方打死为止?这部同样是脱胎于1972年《精武门》的电影,所描画的尽管依然是陈真为师父霍元甲复仇的故事,其中最为出彩的,却是仓田保昭饰演的日本黑龙会总教头一角,当他谈起霍元甲,总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意味,他遗憾两人「没机会较量一次」,提出「为武修为」,要参透武德,就需要领悟宇宙苍生。


金城武《武侠》
    这样的道理,由站在「英雄」另一端的「反派」口中说出,别有一番风味。国仇家恨之余,更能彰显的是大时代下的人性以及为武的道义。所以在陈可辛的《武侠》中,若不是平凡生活被外村劫匪破坏,曾经的帮派二当家刘金喜,也不会重出江湖,隐姓埋名的他,已经厌恶了那诸多厮杀。而在《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中,彭于晏饰演的黄飞鸿更直接被塑造成了一个「追梦的热血青年」——之所以与时俱进地推向自我,关注个人,原因无非是,高手过招纵然刀枪不入,他们也有真实而复杂的肉身。

       

人物:如何与时代和解

谢霆锋《十月围城》
    和传统武侠片一样,民国功夫片的主人公们,也大多拥有着侠客梦想,义薄云天、打抱不平、血气方刚。可是,当故事的背景从虚构的武林迁移到世道离乱的历史语境,诸多现实的羁绊,也让这样的侠义精神,显得有些错位和难以施展。
    例如在《十月围城》中,各路人马去保驾孙中山,他们大多并非纯粹为了革命,而是出于家庭考虑、个人理想等种种复杂原因,各人守护着各自的价值,再一起去完成「有意义」的事,「大我」与「小我」之间怎样权衡取舍,或者说,如何像导演徐浩峰所言,在电影中呈现「侠」的自尊,就成了民国功夫片的另一重关注。

刘家辉《中华丈夫》
    其中一个颇具趣味的例子,是刘家良导演、刘家辉主演的《中华丈夫》。刘氏手足本就是武术世家出身,他们的功夫片,延续的是张彻对于少林寺题材和岭南民间英雄的挖掘,又带有中产阶级的幽默感。爱国青年何滔偏偏娶了日本太太,由于文化隔膜闹出不少笑话,进而引出中日比武交流,拳法、剑术、摔跤、柔道,与其说是对抗,更可谓之展示。相对于狭义的江湖恩怨,更侧重于体现不同门派武术间的切磋、理解与尊敬。武林传人有言,「虚谷怀至善,武德自芬芳」,成为侠之大者,第一要义就是以宽广的善意胸怀去包容、接纳。

甄子丹《叶问》
    更为鲜活的佐证,要数由《叶问》三部曲、《一代宗师》和《叶问前传》、《叶问:终极一战》所共同刻划的咏春大师叶问。他一生经历国民革命、军阀战乱、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在不同时代中如何自处?他挂在嘴边的是「中国的武术,包含了我们中国人的精神,还有修养。贵在中和,不争之争」、「人的地位也许有高低之分,但人格没有贵贱之别」,将借力打力的咏春精神融入生活,进而成为一种文化心态。

章子怡、梁朝伟《一代宗师》
    到了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导演的重点已不在于叶问的事迹,而是人在情与义、去与留、取与舍之间的徘徊,和他对时代变迁淘尽英雄人物的感叹唏嘘。武功了得的诸多门派,抵受不住时代和社会变迁的考验,或消亡或变节或逃离或归隐,遁迹人海不知所终。
    叶问在武功修练和爱情上两皆遗憾,却在逆境中传承了咏春的一派,成就了「一代宗师」。
    故而,电影研究者罗卡指出,「别人建构叶问的国族、家族神话,王家卫却解构叶问(和宫二)的传奇,散落成为武/舞的美姿、感情的华丽碎片。」

廖凡《师父》

    萨义德曾在《知识分子论》中提出过「流亡者」的观点,大多数人只知道一个文化、一个环境、一个家,而流亡者至少知道两个,这个多重视野产生一种觉知,他是边缘者、是敢于拒绝权势的人,他既没有职位要守护,也没有地盘要巩固,这的确是一种寂寞的处境,却优于集体容忍事物的现况——一切都是偶然又似必然,叶问也好,《师父》中的陈识也罢,英雄寂寥,莫论时间与空间,他们都是历史的流亡者。


动作:回归招招实打实


上:李小龙、王羽、罗烈 下:张彻与他的弟子:狄龙、傅声、陈观泰、姜大卫
    「把中国传统和现代结合,他的咏春练得很好,再揉合了跆拳道与空手道」,邵氏功夫片「百万大导」张彻曾经这样评价过李小龙。
    张彻是出了名的崇尚「暴力美学」,他不仅开创了阳刚的新派武侠电影,更发掘了几代「阳刚」大侠:冷峻刚强的王羽与罗烈、潇洒率性的狄龙、佻皮浪漫的姜大卫、倔强好胜的陈观泰、活泼顽劣的傅声,若论「结合」的艺术,张彻自己也将京剧的节奏感与舞蹈感融入打斗场面,使动作更为利落、起落有秩,更别具一格地凭借慢动作演绎手法,为打戏营造出悲情浪漫的色彩。

陈观泰、姜大卫《马永贞》
    在《马永贞》中,陈观泰光着身子拿着斧头与歹徒对斩,鲜血四溅,是日本进口的道具血浆,一加仑一加仑地用塑料罐空运到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功夫片,大批师父级的人马齐聚香港,硬桥硬马,一招一式讲求务必实战。

    在经历了成家班与袁家班的动作喜剧时代,和程小东、徐克的漫画式武打风格之后,今时今日功夫片的动作,又重回到「打」的原则上。 


上:徐克《刀》 下:彭于晏《危城》
    在《危城》中,彭于晏饰演的游侠马锋与人搏斗时,或赤手空拳,或手持双刀,在访问中他曾自白,为了操练双刀,下了不少功夫,「专注练习凌空跳下来砍三刀,一开始就只能砍一刀,然后一刀半,两刀,最后终于砍到三刀」,不禁让人想起这部电影的宣传语之一,「这个夏天打得最爽的动作巨制」,然而何谓「爽」?当观众厌倦了眼花缭乱、飞檐走壁的特技拳脚,相对静态的,但经得起推敲的见招拆招,再度成为了新的追求,且不只是打斗本身,兵器、布阵都要讲究,让人看到攻与守、应与变的流动感,凡此种种,可谓民国功夫电影新一重的「写实」了。来源:时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