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文化
   

太极拳传记

   
作者:admin  时间:2018/9/23 16:33:32  阅读:291次
   

    太极翁一生和无数武术名家、武林高手切磋较技,但从未影响过任何一人的名气和生计。太极翁讲:“我和他们切磋交流不是为了出名和争名夺利,而是为了验证、完善我的武学。因为武术是实践的学问,必须在真打实斗中去验证、完善。躲在深山老林里一个人苦练,即使练一辈子也不可能练出真正的高功夫。”太极翁穷一生之精力钻研修炼自己的太极武学,他几乎寻访过所有他认为值得寻访的名家高手,始终坚持用实战和养生的实践来检验完善自己的武学。仅在太极拳界他就曾和杨式太极的杨少侯、杨澄蒲兄弟、吴式太极的吴鉴全、陈式太极的陈发科、孙式太极的孙禄堂、孙存周父子有过切磋交流。当刘官任先生问他对各派太极拳及其名家的评价时他讲:“太极拳的各个流派各有特点、各有所长,都有优点,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不可能互相取代。这些名家也都有功夫,名气也决不是凭空而来的,只是每个人的功夫体现的方面有所不同而已。孙禄堂、孙存周父子更擅长散手技击。我与禄堂公的交流是在1910年,那时还是大清朝,禄堂公主要练习的是形意、八卦,当时还没有专习太极。禄堂公武功好,武学修养也很好,有武术大家风范。而我与其子存周先生的交流是在五十年代初,那时虽然孙式武学已融太极、形意、八卦于一体,但存周先生在真打实战中用的主要还是形意、八卦的东西居多。单就技击而论,存周先生的功夫不在其父之下,但武学修养不如其父。至于其它太极拳名家则是使用推手的东西比较多,比较擅长先沾上对方再使用他们的东西。”在谈到师弟陈发科时太极翁讲:“陈发科的人品很好,功夫也好,但遗憾的是其父延熙公的东西他没能都练到身上。这可能是他出生太晚,而跟其父学拳又没抓紧,学得又太晚的原因。” 


  在谈到延熙公时太极翁讲,延熙公的散手功夫很好,其技击功夫应不在禄堂公和存周先生之下。他遇到延熙公时,延熙公正在袁世凯府上教拳,当时已经是快奔八十岁的人了。延熙公之所以会把东西都传给他,是因为延熙公的三个儿子中有两人早年夭折,而在他60岁以后出生的第三子陈发科自幼体弱多病,在延熙公近80岁时还不能用功练拳、继承家学。延熙公惟恐自己年事已高,他这一脉的太极拳从他这里失传。延熙公在传太极翁东西时曾收他为义子,并叮嘱他如果将来其子陈发科找到他,他要好好照顾陈发科。因此,太极翁讲他和陈发科不仅是师兄弟,而且还有手足之情。所以,二人虽然见面不多,但每次都是倾心畅谈,无话不说。
  太极翁在教刘官任先生期间一直鼓励刘官任先生多出去与人进行实战的切磋交流,尤其是不要怕武术中的名人、名家。刘官任先生按太极翁的话去实践,经常和不同门派的人进行实战交流,确实受益非浅,对自己武学的提高起到了很大帮助。在刘官任先生通过实战的切磋交流武功有了一定的长进之后,太极翁又告诉刘官任先生:“这种比武切磋练出来的功夫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功夫,千万不要认为比武经常赢,自己就会实战了,其实比武并不是真正的实战。”刘官任先生不解地问太极翁:“每次比武都是真打,很多时候双方都是不留余地,为什么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实战?”太极翁讲:“比武是比较公平的比赛,有一定的规矩。比如都是一人对一人,双方都准备好后才开始,并且都是徒手对徒手或兵器对兵器,不必担心俩人比武时会有第三方突然出来偷袭。而真正的实战往往是不公平的,没有任何规矩的,可能是你一人对多人,徒手对刀、枪,也可能随时会有第三方突然出来对你偷袭,对方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就是为什么在现实中会有拳台上的冠军在台下可能打不过一、俩个小流氓的原因。但实战练习和切磋比武不一样,可遇不可求,不可以为练实战而故意去寻衅滋事。除了比武切磋外,我们这一脉的太极拳有专门的真正的实战训练。我今天开始教你。”
  在太极翁对刘官任先生进行的实战秘传训练中,用刘官任先生的话讲常常是惊心动魄,遍体鳞伤,跟平时的比武切磋有着本质不同。在训练中刘官任先生曾亲眼目睹过太极翁的一次实战和一次比武切磋,真是大开眼界。
  有一次在太极翁教刘官任先生练拳时,有两个不三不四的年轻人在旁边出言不逊,被刘官任先生打伤。结果,没过多会儿,这两个人带着七、八个人,拿着匕首和木棍跑来了,太极翁叫刘官任先生在旁边别动,注意看着,只见他在这些人中间穿过的功夫这些人就都躺下了,并且没有一个人当时能再起来。刘官任先生讲那次他是真正看见了什么叫“打人如走路,看人如蒿草”。太极翁告诉刘官任先生:“如果一个人和多人械斗时,绝不能纠缠,必须一下解决一个,否则,倒下去的可能就是你自己。我以前在云游时,社会治安很差,遭遇过无数次绿林响马、强盗、土匪,每次都是生死搏杀。这些人杀人不眨眼,练就的都是一击毙杀的杀人技俩。和他们打比和那些武术名家比武凶险多了,可以说每次都是死里逃生。今天这些小流氓和当年那些绿林响马、强盗、土匪相比,简直差得太远了。” 
  在这件事情发生后的一个星期,还是在平时练拳的那个地方,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教硬气功、拳击和散打的师父,非要和太极翁比武,他说他听一帮年轻人说太极翁是世外高人,正好他也是从未碰到过对手,所以,一定要和太极翁比。他说着还做了两手硬气功的表演,一是用铁条击头,铁条断了,头却没事;二是拳击鹅卵石,把鹅卵石抛向空中,一拳将鹅卵石击碎。刘官任先生要和他比,他死活不干,死缠乱缠地求太极翁和他比,不比不行。太极翁只好答应比试,那人拉开了拳击的架势,可是刚一接近太极翁,还没有挨上,突然象触了电一样,腾空摔出,咕咚一声坐到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他起来后问太极翁:“老师父,你眼睛怎么能放电呢?我还没碰到你,就被你眼睛放的电罩住,动不了了。”太极翁只笑不语。过后,太极翁对刘官任先生讲:“这就是太极拳讲的‘凌空劲’,今天我是为了让你看看什么是‘凌空劲’才答应和他比的。他练的都是硬功夫,内功比较差,所以,我不敢用足劲,只用了不到四分之一的内劲。‘凌空劲’是内劲出体练到高级阶段才能学的东西,用‘凌空劲’比较耗功力、伤身体,一般都是练而不用。”刘官任先生说道;“为了让我看‘凌空劲’您也没有必要亲自和他动手,您可以直接在我身上使‘凌空劲’呀。”太极翁讲:“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让你向我进攻的时候我就用过了。但你很特别,我的身体和你的身体接触上,能把你打飞,但‘凌空劲’在你身上却不起作用。在你身上用‘凌空劲’好像泥牛入海,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用完后,我的身体还会很不舒服,需要调养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这可能是你的气功功力在起作用。”自这件事以后,太极翁和刘官任先生就再也不在原来的地方练拳了。
  太极翁对刘官任先生进行的实战秘传训练使刘官任先生在后来经历的真刀实枪实战中受益良多,也使刘官任先生真正体会到真打实战和比武切磋交流完全是两回事。
  刘官任先生学原始太极内家拳后的第一次实战是在天津市河北区的一个邮局发生的。当时刘官任先生到邮局去汇款,正在填写汇款单时,左面过来一个高个的年轻人和他搭讪说话。说话时刘官任先生觉得右面有人很快地过了一下,刘官任先生转头一看,一个人正拿着他放在右面的手提包匆匆地往外走。刘官任先生急忙追过去,这时刚才和他搭讪说话的高个年轻人尾随他而来。刚出邮局门口,拿刘官任先生手提包的人把手提包递给了一个在门口等候的长头发年轻人。而他自己则转身一刀朝刘官任先生刺来,这时后面的高个青年也同时挥拳朝刘官任先生打来。说时迟,那时快,刘官任先生闪过刺刀的同时,一手带着刺刀人持刀的手臂朝身后的高个青年刺去,另一只手一掌切在了刺刀人的颈动脉。刺刀人顿时晕倒,同时刀也正刺上了后面高个青年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这时接手提包的长头发青年也拿出一把匕首恶狠狠地朝刘官任先生刺来,刘官任先生侧身一闪,双手一拍,只听“咔嚓”一声,长头发青年持刀的手臂被拍成了骨折,匕首顿时落在了地上。刘官任先生随即脚下一扫,长头发青年“扑通”一声摔到了地上。刘官任先生告诉他们:“我就不送你们去派出所了,你们自己去医院吧。”说着刘官任先生顺手捡起了自己的手提包,扬长而去。
  像这样真刀实枪的实战刘官任先生经历过好几次,其中最凶险的一次是发生在山东省青岛市火车站。那时刘官任先生已经大学毕业留校任教,当时正值春假,刘官任先生带队领学生去青岛春游。当时青岛的治安很乱,游客被偷、被抢、被打的事情很多。在游崂山时刘官任先生就看见过一个游客被打得满身是血而没人敢管的事情。当时刘官任先生一个人带着几十个大学一年级的学生,随时小心地看护着他们,不能让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在游完崂山之后刘官任先生领着学生在火车站外等着进站候车。突然一个人抢了一个女学生背的皮包就跑,刘官任先生告诉所有的学生不要动,看好自己的东西,自己转身追了上去。刚转过一个路口,八、九个手持凶器的年轻人已经等在那里,抢包的人站到他们之中也不跑了。刘官任先生临危不惧,大声地对他们说:“把包还给我。”“你还敢追!还敢要包!你找死啊!”这些人说着一起朝刘官任先生围过来。说时迟,那时快,当第一个人快要接近刘官任先生还没来得及举刀的时候,刘官任先生的脚已经踢到了他的裆部,这个人顿时倒地不起。这时第二个人的刀已经刺到了刘官任先生的眼前,刘官任先生闪身的同时膝盖已经打在了这个人的胸口,随即又一掌打在了这个人的后脑,这个人顿时晕倒。第三个接近刘官任先生的人正是抢包的那个人,当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官任先生的肘已经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妈呀”一声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刘官任先生已经随手抢过了学生被抢的皮包。其它的人见状吓得没有人再敢上了,一起转身就跑。
  刘官任先生在回忆起这次恶斗时曾感慨地说:“那次能死里逃生真得感谢太极翁啊!如果在持械群斗中你还按很多太极拳要求的一定要‘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你就只有等死了。‘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在一对一的比武交流中可能有用,在一对一的真打实战中或许也有用。但在多人持械对你一人的群斗中就不够用了。”每当刘官任先生回忆自己的实战经历时就会想起太极翁教拳时对他启发感悟的事。
  “衣去人空”的事情是发生在一个冬季周末的夜间,平时太极翁在教完刘官任先生后都会坐在草地的一张长椅上睡觉,让刘官任先生自己去练。这次也是一样,太极翁教完刘官任先生后坐在长椅的一端很快就睡着了。刘官任先生练拳练到一半时,天上突然飘下了小雪。刘官任先生怕太极翁着凉,拿起一件外衣走过去给太极翁披盖上,可是奇怪的是“衣去人空”,衣服披盖上,而人却没了。刘官任先生仔细一看,发现太极翁不知怎么坐在了长椅的另一端,可人还在睡觉。刘官任先生走到了长椅的另一端又给太极翁披盖外衣,结果又出现了“衣去人空”的现象,太极翁又回到了原来坐的地方,还在睡觉。而太极翁醒后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极翁曾给刘官任先生讲过他在30年代中期发生过的一件事情。那次是太极翁乘坐火车,那天他身体十分疲乏,上车找到座位坐好后很快就睡着了。当时铁路沿线抢匪很多,经常发生抢匪上车持械抢劫杀人的事情。那天太极翁睡得很沉,睡梦中突然被几声惨叫惊醒,睁眼一看,眼前有3个持枪的抢匪倒在血泊之中。而他手中暗器却早已不翼而飞,打在了这3个抢匪的咽喉要害。原来这3个抢匪正在火车的车厢里挨个抢劫,当他们走近太极翁的座位时,刚要把枪对准太极翁,太极翁手里的暗器就自动地飞了出去。事情发生的像电闪火花一样,周围的人谁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是太极翁救了他们。这就是武学的上乘境界——神明感应。这次太极翁感应的是杀气,做出的是一击必杀的本能反应。而刘官任先生给太极翁披盖外衣,太极翁感应到的是和气,做出的是“衣去人空”的自然反应。
  太极翁讲他一生所遇到的奇人异士很多,其中功夫最高的不是武林中成名的武术名家,而是一位隐居民间的“隐士”和一位居住在山林之中的“野人”。他与这位“隐士”较技2次,其中一负一平,与这位“野人”较技一次,打成平手。这也是他生平最高水平的3次比武。
    这位“隐士”是太极翁和形意、八卦大师孙禄堂先生切磋交流后,孙禄堂先生向他推荐的。孙禄堂先生说这位“隐士”是他的师父,他在形意、八卦艺成之后在武林中已少有对手,便开始云游寻访高人,在云游中得遇此人,此人是一位真正的隐世高人,功夫深不可测。他便拜此人为师学习,受益非浅。在孙禄堂先生的指点下,太极翁为求证武学,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在一山下的茅屋找到此人(来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