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推手
   

还理论于实践

   
作者:admin  时间:2018/9/17 14:42:26  阅读:471次
   

    笔者自幼学习中国画,通过这门传统艺术的表现形式以及研习中国画的经历,从不同层面接触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点点滴滴,其博大与神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众多国粹之中,尤喜国术,尚武的热情始终贯穿于学生时代的生活,无奈始终未遇明师,一直未能迈入武术的门槛。年岁稍长,在接触了西方自然科学后,被其严谨的数理逻辑体系与洞见宇宙万物之理的预见性所折服,后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今为清华大学高能物理中心理论物理学的博士研究生。在从事物理学研究的同时,笔者始终没有放弃对传统文化的兴趣。


    通过对传统文化的不断接触、了解与对其进行深入的思考,笔者不禁被许多问题所深深困扰。如何看待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西方自然科学与儒释道三教的实证体系是否存在交叉点?西方哲学宗教与三教的思想体系是否可以调和?传说中武林前辈们出神入化般的功夫是否为真,搏击是否仅是凭蛮力斗狠?传统武术能否应用于实战,抑或仅仅是“花拳绣腿”?佛家道家的实修功夫,各种验证,超出自然科学理解范围的种种现象,是确有其事“真实不虚”,还是神话迷信?…...
    笔者曾带着种种疑问多方求证,但始终未能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由于机缘巧合,笔者得以求访到先天无极门传人陈太平先生,并有幸拜于先生门下。虽然迄今为止追随陈师仅有两年的时间,但笔者有幸亲眼目睹并切身体会到先生在武学、养生、修道等方面令人震撼的功夫,可以说闻平生之所未闻,见平生之所未见;大有耳目一新,豁然开朗之感。由于笔者从道尚浅,不敢说解开了心中所有的疑惑,但愿借此文总结长久以来的思索及心得,与读者分享。
    以笔者所见,传统的武学、养生、修道同自然科学一样,是以实践为基础的学问,是重验证而非纯思辨的学问。想要解开心中的诸多疑问,一窥传统修炼体系的本来面目,在当前的社会文化氛围下,应以“还理论于实践”为出发点。
还理论于实践之于武学
    实践在武学修炼中的地位毋庸质疑,有人说“技击是武术的灵魂”,武术说到根本即为搏斗的技术,通过习武同时也可达到磨炼意志,强健筋骨的效果。武术爱好者修炼的水平,往往通过相互试手切磋的实战便知高下。
    武术理论是人们对武术实践经验的总结,任何理论都需要实践来还原与检验。经常见到武术论坛上,网友们因为武术实践中不同练法的分歧吵得不可开交。武术的思想、练法是一种理论体系,不同门派由于传承、风格、训练的侧重点等等的不同,这些武术理论难免会有不一致之处;即使对于同一门武学的修炼,由于不同习武者身体素质等条件的差异,或是同一习武者在不同阶段的训练侧重有所不同等等原因,也可能会导致相应的练法有所差异。检验某种理论某种观点,应该放之于实践中,而非徒做字面上的争辩,概念上的揣测。前辈名家的经验,是他们自身实践武术的心得,作为后学者应该力求还其于实践,而不是教条地接受,甚至浅尝辄止,玩起文字与推理游戏。理论不经实践检验,即使听上去再有道理,再能自圆其说,也只是空洞的思想产物;如果仅凭头脑的“理解”而非身体的“理解”,用武术理论去乱贴标签,那么势必会形成“前人功夫高,今人理论高”的局面。有人认为当今中华武术雄风难振,论实战也只能靠散手撑其门面。有感于此,笔者越发觉得还理论于实践,还国术以本来面目,是我辈武者的当务之急。
    陈太平老师在继承众多前辈的宝贵经验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多年来的实践,总结了一套完整的太极拳修炼体系。这套体系可以说是承前启后的一套完整训练体系,是先生在太极拳方面宝贵的经验总结,值得为后人所借鉴;使习者能够做到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拳法在训练当中,要知道为什么这样练,它的验证水准是什么,它下一步应该如何练,每一步如何有效地连接到一起,也就是说,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训练方式和验证的水准;同样一套拳法在不同的阶段,它的要求和训练的方式都是有所不同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训练和验证的标准,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掌握传统太极拳之精要。如果一个太极拳练习者一生中只执着于一种训练方式,那么只能说他在这一阶段有一定的体验;更上一层楼,要有更上一层楼的方式方法,而陈老师总结的这套体系就是帮助太极拳爱好者渡过彼岸的宝舟。可能不同人对这套体系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我们清华太极拳协会从首任的会长到至今我这一任,只有一位不是陈老师门内弟子,其余全部拜入陈老师门下。我们的观点是相同的,认为这是一种非常完善的训练模式。为了使更多的武术爱好者能够有机会了解它,笔者借《精武》一角,对此做一简单介绍。
    陈太平先生,少时习少林拳法及易筋经等秘传功法。年岁稍长,随启蒙王先生习陈式老架和实战推手,后得武当松溪名家周国远前辈传武当太极拳法功法及丹道。机缘所致,又得道家无极门李道长传先天太极,遂融会贯通。
    先生为重现太极技击雄风呕心沥血,对陈、杨、赵堡、峨嵋、宗岳等太极有深入研究,同时还广泛涉猎各家拳种,对形意,八卦,大成、少林都有很高造诣。
在广泛参考其他拳派训练思路和程序的前提下,先生结合自己所练,综合提炼出一套自己的太极拳修炼体系。习武者以一门为主兼修其它,在武林中并不罕见。但能够做到全面继承某一门武学已属不易,而陈师能够系统继承太极,八卦,形意,少林等多门武学的完整训练体系更为难得。
    清华大学也经常请一些武术养生名家进行讲座,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理念,各有所长,也使清华学子们从更多角度的了解各门各派的武学。至于武术的修炼体系,在接触了陈师的武术体系后,笔者恍然大悟。当今太极拳学习者所缺的就是一整套系统的,具有实际可操作性的训练方法。每到一个层次,应该怎么练,一步一个验证,练一套明白拳。系统性不单指应该具有相应的盘架、站桩、推手等等一整套训练手段;就是对于同一套架子,同一种桩法,也会根据练习者具体的身体条件、练习的不同阶段等有所不同。
    比如学习数学,小学该学什么,中学该学什么,大学该学什么,研究生该学什么,如果做一名职业数学家又该掌握什么,现代的教学体制把这一切安排的井然有序。学生只要循序渐进,即可步步为营!而太极拳练习者面临的情况,就像是反复在学小学的四则运算,是可以把小学数学题做得很熟练,但这样的学法永远也不能掌握微积分,更不用说去登数学的大雅之堂。所谓“上工授人以规矩,不授人以巧”,最有价值的莫过“授人以渔”,给学生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系统的训练方法,而不是光卖弄一些擒拿、摔打等表演的技巧。
    对传统的继承与发扬。以太极拳为例,仅陈式拳一路,现传的练法可谓五花八门,各家都有不同的说辞,似乎均有自圆其说的道理,甚至相互攻击,令初学者摸不着头脑。 
    为何同为陈式拳差别就如此之大?由于各家的传承不同,一套拳经过历代的演变存在差异是正常的;而现今习拳者又往往根据自己的理解进一步加以修改。笔者并不是认为传统的东西应该一成不变,武术也是不断在演化与发展的。有人认为,不能死守前人的定式,应该根据各人的不同情况对前人的东西适当的修改。这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笔者却有所疑虑,所谓对前人的拳“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固然是好,然而这仅仅是从理论上的思考,从实践的角度出发,现在又能有几人在功夫上堪与前辈比肩?传统的拳法经过历代的验证,是从实战当中检验出来的,必然有其道理,而现代的学人在功夫上达不到先人的水准,却根据所谓自己的心得去“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如此这般,怎能保证你认为的“糟粕”就一定是糟粕,你所谓的“精华”就是一定是精华呢?从事实出发,现如今的情况并不是传统的东西固步自封亟需改进,而是传统的东西丢掉的太多需要“发掘保护”了,很多东西师爷会,到师父那里就学的不全了,到自己这一代只能声称师爷有如何如何厉害了。所以说变与不变是一对矛盾,一成不变不现实,而恣意修改又有不妥。
    笔者带着这样的疑问请教陈师后,大有柳暗花明的欣喜之感。陈师称其武学宗旨即为承前启后,在武术教学中采取极为严谨的态度。教拳中,哪些东西是陈师直接从他的老师那里学到的,哪些东西是陈师经过自己多年考证的结论,哪些又是陈师自己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经验与心得,都会对学者讲得明明白白。陈师认为传统武学的发扬要先谈继承,没有继承何谈发扬,应该辩证看待二者的关系。陈师希望能将自己多年来拜师访友,勤修苦练而得以继承的传统武学,尽量将其原貌还原给后学;同时,结合自身多年来的体会与理解,在传统武学体系的系统化、结构化、科学化的探索中,能给后学以启迪。所以,才有这套太极拳训练体系的问世。 
    还理论于实践之于养生学
    笔者结合自身的体会与思考,觉得传统的养生学中的确蕴含着丰富的宝藏。可能由于现阶段的科学认识学平,人们的观念所限,传统的精华得不到充分的认识与发扬。但试想一旦其能够得到临床上的、真正意义上的系统、科学的研究与开发,必将给现代医学注入一股新鲜的血液,造福人类。那么如何让传统养生学现在化?目前对这个问题的尝试见仁见智,陈太平老师所提倡的养生祛病延年益寿讲究是“三位一体”,在实践当中,这种“三位一体”的确在某些疾病方面在医学界也是一种突破。笔者少年时期的一个同学,远在巴西,患有眼底黄斑病变和丙型肝炎,在国外尝试各种方式治疗,均未见效,又回国先后在同仁医院,朝阳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以及一些名老中医就诊,眼底黄斑病变在几大医院的共同结论是不可逆转的,无治疗价值,左眼视力仅为0.01,右眼为0.8,右眼也出现恶化的先兆,非常苦恼,面临着双目失明的危险,经笔者介绍,在陈太平老师处治疗,用“三位一体”的疗法,经过2个月的治疗,奇迹出现了,左眼视力达到0.5,右眼1.2。在中日友好医院复查了两次,眼底黄斑病变奇迹般的逆转,使其众多眼科医生不敢相信,但又现实不得不承认这个结果。丙肝经过4年的中西医治疗,未见好转,反而有愈演愈历之势,陈太平老师也是用“三位一体”的治疗方式,用食疗、药疗,气疗,内功点穴等方式用半年的时间,肝功能完全恢复正常,丙肝目前中西医(除干扰素外)没有很好很稳定的方法,陈师在治疗类风湿方面使很多专科的名医对其效果也大为惊叹,15天一个疗程,有效率能达到80%,这种高效率解决这种医学的难题已不多见。当有人问起治疗的方法时,他却说:“并非我之能,而是前人的宝贵经验。”
    何为“三位一体”?有病,首选是药疗,无论是中西医,以治病为原则,它的针对性是比较强的,但药疗有效与否关键是在于施治者的辨证,患者是无法左右,听命于人的。食疗,是在我们平时日常生活当中,平时的饮食就可以对脏腑的疾病产生一定的治疗效果,在弄清自己的疾病的前提下,合理的搭配饮食,是非常重要的,弄清楚饮食对某些脏腑产生正面和负面的影响,那么对自身的“养”是起了关键性作用,中医有这样一句话“三分治,七分养”,需要指出,这句话不是针对所有病情的,笔者看过一些关于养生方面的书,其中有一个问题也比较困惑,去请教陈师,有人说“想吃什么就证明你体内缺什么”,陈师说:“此说法有失偏颇,如果四川人和湖南人他们喜欢吃辣椒,一个四川肝炎患者是否他体内就缺乏辣椒?此说法害人非浅。之所以说它有失偏颇而不是完全否定,不同的体质不同的疾病,不同的需求都应当去辨证的看,如果是一种武断的学术思想,那么会贻害于后人。”气疗,所说的气疗不是现在流行的一些气功,它是辨证的去调节自身的气血平衡,无论药疗食疗,它都是通过外因改变内因来达到治病的目的,如果我们能从自身来调节脏腑的话,岂不内外合一,相辅相成。但气疗一定要辨证施治,譬如,形意的钻拳属水,水又属肾,肾有湿、热,寒,又有阴虚阳虚,那么一个钻拳就可以解决这么多问题吗?非也。它的不同的训练方法能产生不同的效果,并非一般习武者所能掌握的,它需要有一定的中医基础和养生学功底方能辨证施治,否则就是糊涂医治糊涂病,也可能恰巧对症,但也可能使病情变得更复杂化,学者不可不知。在与陈师接触后,越来越觉得传统文化的深奥,非泛泛之谈的理论,何为养生,首先要明白人体自然衰老的规律,在人未衰老之前如何去延缓它的衰老,但是需要不同的人有一套不同的养生体系,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体素质,需要加强什么,同时在日常生活当中去如何保养,如何锻炼,都是有一套完整的体系的。我在写此文之前,本想跟陈师商量一下整理一套养生延年益寿的体系,陈师说“不可,并非是我保守,没有任何一种药可治百病,同样也没有一套体系可以适合所有人习练,有很多习练者没有中医的基础和养生学根基,他很难对号入座,每个人的身体情况和他生活的环境都是不同的,只能是“一人一方”,决不能“一方多人”,因为“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养生亦是如此。
    以上就是我追随陈太平先生两年多来的一点感悟,在慨叹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同时,也深深感恩于陈师的言传身教。陈先生大隐于市,甘于清贫。他把国术、中医等中华民族文明的精粹作为安身立命的根本,怀着薪火相传的信念,为古老的中华文化延续精神的火种,也使中国的传统文化能够后继有人。(来源:太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