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名篇解读
   

清 苌乃周:《苌氏武技书》节选

   
作者:admin  时间:2018/8/27 9:58:42  阅读:252次
   
    苌氏武技书者,清苌乃周所撰也。旧本分培养中气论及武备参考两种,都一百三十一篇。简编错杂,文字讹谬,不知草稿未厘整者欤?将传抄之误欤?今为芟除重复,条次先后,是正文字,写定为六卷,凡七十四篇,更名曰《苌氏武技书》。从其质也,目录具如右。乃周字纯诚,河南汜水人。乾隆时举明经,尝撰《周易讲义》一书。顾自成童,即耽武技,籀诵之暇,辄习搏击。既十载,遇洛阳阎圣道,技大进,卒以此获大名。所著有:《中气论二十四气》、《武备参考》、《武备择要》、《青龙入海》、《罗汉拳》、《黑虎拳》、《白虎拳》、《炮拳》、《小红拳》、《二十四大战拳》、《六合棒》、《猿猴棒》、《六零奇枪》、《飞云八势枪》、《十七枪》、《春秋刀》、《单剑对枪》、《双剑对枪》、《双剑交对》、《剑指七星》、《虎尾蛾眉镰》等书。人以其文士而好武,故号为儒拳师也。或曰苌氏初学于禹让,后遇阎圣道,技益精,周流四方,闻见即广,学乃大成。尝游开封,开封人方苦剧盗王伦。一夕,伦置衣巡抚署门石柱下,附书曰:“衣出则伦去。”乃周闻之,取衣悬诸高竿,扬言曰:“伦三日不去,吾且取尔首。”伦遂逸。乃周妻家秦姓,河阴世族也,宅宇崇闳,庭除石级厚二尺许。秦姓子弟见乃周至,戏提以石,乃周举手挥之,石应手糜散。秦姓子弟复强之裂除石,乃周登石皆中断。又能行于水面,身贴于壁。若此奇怪不常之术传说纷纭,不可备论。然其书言:拳技主于养气,务使气藏于腹,精神合一,气力乃成。气力者,即精神能胜物之谓。言应敌,则重在虚实相济。言运功,则谓两膊宜柔而活,不可使着力。言仆人,则必前脚速进敌之身后,而不拘在人脚之内外。言练法,则须因势之自然,务使外形一家,再令圆熟,将筋节松开。皆微妙渊深,得其枢键矣。其论打法云:“彼不动,我不动;彼欲动,我先动。”其论出手云:“内固精神,外示安逸。”此太极拳家之要义,而苌氏亦得之,又足见

  其采摭之情也。乃周之弟子有柴如桂者,最知名。当川楚教匪之役,常帅团练捍卫乡里,教匪惮之。苌氏子孙亦有能传其学者,及乃周五世孙德普,以技授汜水袁宇华,宇华当民国十年,任镇嵩军拳技教习,此编始得宣布。陕西冯君超如得其一部,以示余。余惟乃周所著武技书本要,已具于此编。自余皆枝叶耳,得此一编,固可见其技术之全,故为理而董之,使具统纪焉。 

                                    徐震哲东甫撰

                                               一九三二年七月

    卷一
    中气论  阴阳入扶论 入阳附阴入阴附阳说 入阳扶阴入阴扶阳说 阴阳并入阴阳并扶说 阴阳分入阴阳分扶说 阴阳旋入阴阳旋扶说 阴阳斜偏十字入扶说 阴入阴扶阳入阳扶说 阴阳乱点入扶说
    卷二
    阴阳转结论 三尖为气之纲领论 三尖照论 三尖到论 十二节屈伸往来落气内外上下莆居前后论 过气论 刚柔相济论 面部五行论 咽肉变色论 聚精会神气力渊源论 行气论 点气论 得门而入论 头手二手前后手论 论头 论足 论手 论拳
    卷三
    拳法渊源序 合炼中二十四势 养气论 炼气诀 纳气 中气 论外形 大小势说 论用功 借行气 夺气 三气合为一气 承停擎 肝起肺落 老少相随 阴阳转结 勇气根源 五行能司 中气歌 头 胯 手 足 肘 膝 平肩 仄肩 讲出手 讲打法 讲点气 论打 论拦 论手足 捷快用法 起纵说 打法总诀
    卷四
    论初学入手法 初学条目
    卷五
    二十四拳谱序 二十四字论 二十四字图说 二十四字偏势
    卷六
    枪法(四大纲领 八大条目 十二变通 托枪式 降手) 猿猴棒 双剑名目  论正气 
苌氏武技书 卷一
                               ——汜水苌乃周著  武进徐震重编 

    中气论
    中气者,即仙经所谓元阳,医者所谓元气,以其居人身之正中,故武备名曰中气。此气即先天真乙之气,文炼之则为内丹,武炼之则为外丹。然,内丹未有不借外丹而 成者也。盖动静互根,温养合法,自有结胎还元之妙。俗学不谙中气根源,惟务手舞足蹈,欲入元窍,必不能也。人自有生以来,禀先天之神以化气,积气以化精。 当父母构精,初凝于虚危穴內,虚危穴前对脐,后对肾,非上非下,非左非右,不前不后,不偏不倚,正居人一身之当中,称天根,号命门,即《易》所谓太极是 也。真阴真阳,俱藏此中,神实赖之。
    此气之灵明,发为五脏之神:心之神、肝之魂、脾之意、肺之魄、肾之精与志。赖此主持,呼吸依之,吸采天地之气,呼出五脏之气。呼自命门而肾而肝而脾而心而 肺,吸自肺而心而脾而肝而肾而命门,十二经十五络之流通系焉。经络者,气血之道路也。人一呼气血流三寸。呼吸定息,共行六寸。人一日一夜凡一万三千五百 息,昼夜行八百一十丈,阳行二十五度,阴亦行二十五度,共计昼夜凡五十度,遍周于身。自脏腑而出于经络,自经络而入于脏腑,从此而生两仪。乃生肾而骨(肾有左阴右阳), 肾属水脏,水能生木。肝属木脏,而生筋;筋附于骨,乃生肝而长筋,木能生火。心属火脏,而主血脉,火能生土。脾属土脏,而生肌肉,土能生金。肺属金脏,而 主皮毛,乃生肺而长皮毛。五脏以次而长,六腑以次而生,是形之成也。因真乙之气,妙合而成,气之聚也,由百骸毕具而寓。一而二,二而一,原不可须臾离也。 武备如此,练形以合外,炼气以实内,坚硬如铁,自成金丹不坏之体,则超凡入圣,上乘可登。若云敌人不惧,尤其小焉者也。 ......
                                             苌氏武技书 卷二

    阴阳转结论
    天 地之道,不外阴阳,阴阳转结,出自天然。故静极而动,阳继乎阴也。动极而静,阴承乎阳也。推而至于四时,秋冬之后,续以春夏,收藏极而发生随之。春夏之 后,接以秋冬,发生极而收藏随之。阴必转阳,阳必转阴,乃造化之生成,故能生生不穷,无有止息。人禀天地之气以生,乃一小天地。其势一阴一阳,转结承接, 顾可不论哉?故高 者为阳,低者为阴;仰者为阳,俯者为阴;伸者为阳,屈者为阴;动者为阳,静者为阴;正者为阳,侧者为阴。势高者必落之低,阳转乎阴也。若高而更高,无可高 也,势必不连,气必不续。势低者,必起之以高,阴转乎阳也。若低而更低,无可低也,势必不连,气必不续。俯仰屈伸,动静侧正,无不皆然。间有阴复转阴,阳 复转阳者,此一气不尽,复催一气以足之也。非阴尽转乎阴,阳尽转乎阳也。明乎此。转关有一定之势,接落有一定之气。无悖谬,无牵扯矣。盖势之滑快,气之流 利,中无间断也。一有间断,则必另起炉灶,是求快而反迟,求利而反钝也。
    三尖为气之纲领论
    凡事专一则治,以其有主宰,有统帅。虽有千头万绪之多,而约之总归一辙也。如行军有主帅之运筹,治家有家长之规矩,方同心协力,于事有济。练形炼气,动关性命,其气之统领,气之归着,可不究哉?头 为诸体之会,领一身之气,头不合,则一身之气不入矣。如俯势而头仰,则阳气不入矣。仰势而头俯,则阴气不入矣。左侧俯势而头反右歪,则右牛之阴阳不入。右 侧俯势而头反左歪,则左半之阴阳不入。侧仰势亦然。直起势头反缩,则下气不得上升。直落势头反顶,则上气不得下降。旋转而右,头反左顾,则气不得右入。旋 转而左,头反右顾,则气不得左入。三阴止于手之內,三阳起于手之背,为臂臑(rú)血 气之道路。指法之屈伸聚散,手腕之俯仰伸翘,一有不合,则膊气不入矣。如平阳手直出者,而反掌勾手,气亦不入。平阴手直出者,而反掌勾手,气亦不入。阴手 下栽者,掌翘,则阳气不入。阳手上冲者,掌翘,则阴气亦不入。平阴手前荡者,腕勾,则阴气不入。平阳手栽打者,腕勾,则阴气亦不入。侧手直打者,跌手,则 气不入。侧手沉入者,翘手,则气亦不入。余可类推。三阳止于足之背,三阴起于足之下,为腿胯往来血气之道路。一足之尖根楞掌,脚脖之伸翘内外,一有不合, 则身气不入矣。如仰势踢脚,若尖伸,则阳气不入。俯势栽脚,若尖翘,则阴气不入。起势直撺,若尖伸,则气不得上升。落势下坠,若尖翘,则气不得下降。
    三尖照论
    练 形不外动静,动则气擎不散,静如山岳难摇,方能来去无着。每见俗学,动静俱不稳妥,盖未究三尖之照与不照也。三尖照,则无东斜西歪之患、三尖不照,则此牵 彼扯,必有摇晃之失。如十字左脚前右手前者,右手正照左脚尖,头照右手,则中下一线,不歪不斜,必稳。侧身右脚前右手前顺势者,头照右手,右手照右脚。余 仿此。
    三尖到论
    三尖到者,动静一齐俱到也。不此先彼后,不此速彼迟,互有牵扯而不到也。盖气之着人,落点虽只一尖,而惟一尖之气则在全体。一尖不到,即有牵扯,身气不入矣,自练不灵快,摧人不坚刚,皆是此失。凡练形者,须刻刻留意此三处,方为合窍
    十二节屈伸往来落气内外上下前后论
    三 尖为气之领袖,乃气所归着之处。人但知此三处宜坚实猛勇,不知落点宜全体坚硬如石,方能不惧人之冲突,不虑我之不敌也。其所以坚硬者,则在逐处之骨节。骨 节者,空隙也,乃人身之谿谷,为神明之所流注此处精神填实,则如铁如铜,屈之不能伸,仲之不能屈,气力方全、手有肩肘腕三节,腿有胯膝脚脖三节,左右相 并,共十二节,乃人身之大骨节  手之能握,足之能步,全赖乎此。如石砂袋,逐层填实,虽软物可使之坚硬  但气落随势,有前后内外上下之分。
    如 侧身直势,双手前攉者,肘心气填于上,手腕气翘于上,肩俱脱,膝前弯后凸,气填于后,脚脖伸展;气填于前,跨俱內收,气顶于內。侧身双手下劈者,肘心气填 于前,手腕气榨于下,前肩脱下,后肩提起,前膝曲顶膝盖,脚脖撅填脖,后胯屈,后膝伸,外侧脚脖伸蹈,外侧颠提,胯提。正身前扑,双手侧竖前打,肘心气填 于中,手腕气实于外,肩俱脱,膝盖前顶,气实于前,脚脖屈握;气顶于后,胯屈握。小四平两手平托,肘心气填于上,手腕气填于内,肩俱脱,膝分摆,气实外 侧,脚脖内侧着力,外摆开  余可类推。
    过气论
    落 点坚硬,猛勇莫敌,赖全身之气,尽榨一处也。然有用之而气不去,气去而牵扯不利,未知过气之法也。盖人身之气发于命门,气之源也,著于四末,气之注也,而 流行之道路,总要无壅滞,无牵扯,方能来去流利,捷便莫测。故上气在下,欲入下莫牵其下。下气在上,欲入上勿滞其上。前气在后,顺其后而前自入。后气在 前,理其前而后自去。左气在右,留意于右。右气在左,留意于左。如直撞手,入气于前,不勒后手。撑后肘,气不得自背而入。上冲手,下手不插,眉不下脱,气 不得自胁而上升。分摆者,胸不开,则气不得入于后。合抱者,胸不闭,则气不得裹于前、直起者,须勾其脚、直落者,须缩其顶。左手气在右脚,右手气在左脚。 俯势,栽势,前探势,掀其后脚之根也:坠落者,坐其臂、举势者,颠其足。栽磕莫翘其足,恐上顶也。蹄撩勿伸其脚,虑下扯也。扩而充之,势势皆然。总之气之 落也,归着一处;气之未也,不自一处,惟疏其源,通其流,则道路滑利,自不至步步为营,有牵扯不前之患矣。
    刚柔相济论
    势 无三点不落,气无三尽不尽,此阴转阴中间一阳,阳转阳中间一阴之谓也。盖落处尽处是气聚血凝止归之所,宜用刚法;而间阳间阴,是气血流利,宜用柔法。不达 乎此,纯用刚法,则气铺满身,牵拉不利,落点必不勇猛。纯用柔法,则气散不聚,无有归着,落点亦不坚硬、应刚而柔,则气聚不聚。应柔而刚,则气散不散。皆 不得相济之妙故善用刚柔者,如蜻蜓点水,一沾即起、过气如风轮,旋转滚走不停,必如是,则刚柔得宜,方能无气欠不实,涩滞不利之患。
    面部五行论
    怒 动肝兮声动心,鼻纵气促发肺金,唇吻开撮振脾气,眉皱睛注肾中寻。五行之气,内合五脏:肝合木,心合火,脾合土,肺合金,肾合水;外通七窍:目为肝之窍, 耳为肾之窍,口为脾之窍,鼻为肺之窍,舌为心之窍。其精华注于目,其五色分于五岳。额颅为南岳,色赤;地阁为北岳,色黑;左颧为东岳,色青;右颧为西岳, 色白;鼻准为中岳,色黄。又眉側生属肝木;鼻通清气属肺金;眼聚精华属肾水;舌司声音,发自丹田,属心火;唇司容纳,属睥土。凡一动之间,势不外屈伸,气 不外收放。面上五行形象,亦必随之相合,方得气势相兼之妙。故收束势者,气自肢节收束中宫,面上眉必皱,眼包收,鼻必纵,唇必撮,气必吸,声必噎,此內气 收而形象聚也。展脱势者,气自中宫发于肢节,面上眉必舒,眼必突,鼻必展,唇必开,气必呼,声必呵,此内气放而外像开也。留心熟练,内气随外,外形合内, 内外如一,坚硬如石,方用引法初以手拍之,次以拳打之,末以石袋木棒击之。由轻而重,渐引渐实,自不虑面上无气矣、俗学不悟,谓故作神头脸,怪模怪样以惊 人,岂通元达理之士哉?
    咽肉变色论
    此 炼气炼到成处,真元充足,由内达外,气聚血凝,结成一块之候也。人之生也,禀赋虽一,而得气则殊,以五行有五性五形五色之同也。故禀木气而生者,其形瘦而 长,其性多怒,其色苍。禀火气而生者,其形尖而削,其性多喜,其色赤。禀土气而生者,其形短而厚,其性多郁,其色黄。禀金气而生者,其形白而美,其性多 悲,其色白。禀水气而生者,其形肥而润,其性多恐,其色黑。炼气练到至处尽处,无以复加,则功成圆滿,真气充足。气一收结,气止血聚。血者,华色也,气血 不行,肌肤随气,收贴于骨,五形真气,尽现于外,各随所禀以呈,乃有青黑赤白黄五样颜色。其有一人而五色兼见者,此五气兼禀,而色故杂见也。有遍体其冷如 冰者,此真阳尽收中宫,而不达外也。明此,则知肉之咽也。随气而来,色之变也,随气而化,出于天然,无幻术也。
    聚精会神气力渊源论
    神 者,气之灵明也,是神化于气,气无精不化,是气又化于精矣。盖人之生也,禀先天之神以化气,积气以化精,以成此形体。既生以后,赖后天水谷之津液以化精, 积气以化神,结于丹鼎,会于黄庭,灵明不测,刚勇莫敌,为内丹之至宝,气力之根本也、故气无形,属阳,而化于神。血有质,属阴,而化于精。神虚,故灵明不 测,变化无穷。精实,故充塞凝聚,坚硬莫敌。神必借精,精必附神,精神合一,气力乃成。夫乃知气力者,即精神能胜物之谓也。无精神,则无气力矣。武备知 此,惟务聚精会神,以壮气力,但不知精何以聚,神何以会,是殚毕生之心力,而漫无适从也,岂知神以气会,精以神聚。欲求精聚神会,非聚气不能也。聚之之 法,惟将谷道一撮,玉茎一收,使在下之气,尽提于上,而不下走;采天地之气,尽力一吸,使在上之气,尽归于下,而不上散,下上凝合,团聚中宫,则气聚而精 凝,精凝而神会,自然由内达外,无处不坚硬矣,即南林处女所谓內实精神之说也,但须练之于平日,早成根蒂,方能用之当前,无不坚实。不然,如炮中无硝磺, 弩弓无弦箭,满腔空洞,无物可发,欲求勇猛疾快,如海倾山倒,势不可遏,必不能也。此练形炼气之最紧者,谨之秘之,切勿妄泄,以遭天谴。
    行气论
    此 交手认路法也。手一出,气着一面,不能四面俱着。力直出者无横力,我截其横;横出者无直力,我截其直;上出者无下力,我挑其下;下劈者无上力,我打其上, 斜正屈伸,无不皆然,此捣虚之法,攻其无备也。我出手,他若用此法,我不回手,惟转手头催二气以打之。他再变,我再转手头催三气以打之。此埋伏之法,出其 不意,但须占其行气,方能入彀。盖彼气方来,其气未停,我乘而催之,则可东可西,无不左右逢其源。其机只在一动,他动我即动,他自不暇为力,若待他不动我 方动,他反乘我之行气矣。其间不容毫发,学者宜留心。
    任他勇猛气总偏,此有彼无是天然。直截横兮横截直,一气催二二催三。由他滑快归远路,守我安逸自粘连。为问是何来妙诀,只在行气一动间。
    点气论
    似 梦地着惊,似悟道忽惺,似皮肤无意燃火星,似寒侵腠打战悚。想情景,疾快猛,原来真气横浓。震雷迅发,离火烟烘,俗学不悟元中窍,丢却别寻那得醒。此看人 肌肤,坚硬莫敌,而深入骨髓,截断荣卫,则在乎气。气之所着,未有不痛。痛则不通,理应然也。能隔气血之道路,使不接续,壅塞气血之运转,使不流通,可以 分骨截筋,毙性命于倾刻,气之为用大矣哉。但须明其聚,知其发,神其用,方能入彀。如射之中的,正形体,不偏不倚、如矢之端直,鍭羽匀停,聚中气,神凝气 充。如开弓弛张,方圆勒满,而中的之神勇,可穿杨叶,可透七札,乃在撒放之灵不灵也。故气发如炮之燃火,弩之离弦,陡然而至。熟玩此词,自然有得心应手之 妙,切勿间语略过。
    余谓此精神之至极,不为异也。盖神之所注,气即聚焉,气之所聚,神亦凝焉神气凝聚,象即生焉,象之所丽,迹即著焉。生者之神气动乎此,亡者之神气应乎彼,两相翕合,遂结此形,故曰缘心生象,又曰至诚则金石为断也。
      得门而入论
    语 云:活有外门,非外门及门外也。盖拳之催人,必近其身,方能跌出。如物之藏室,不得其门而入,纵有神手,不能为也。手之门有三,手腕一也,此大门也;肘心 二也,此进一层外二门也;膀根三也,此更进一层三门也,进此三门,已近内院,可以升堂入室矣。故交手只在手腕者,则屈仲往来,任意变化,无穷无尽,手捷者 先得,手慢者吃亏,终不能催人,一点即倒。着意肘心者,虽进一层,亦有变化,不能操必胜之权。唯一眼注定他之膊根,不论他先着手,我先出手,只在此处留 心,邀住他手,粘连不离,随我变化,任意挥使,无不如意,他自不能逃我范围。
    头手二手前后手论
    外 门入手相交,多失着者,以其有十失,故不能取胜。未交手不能聚气于未然,空腔无物,气发不疾不猛,其一失也;不知二手搁胸下,以顾上下冲击,二失也;未交 手先搁势,空隙显然,三失也;闪势而进,不敢直进,舍近就远,劳而不逸,四失也;进必上步,横身换势,宽而不秀,五失也;交手只在手腕,不知近身,六失 也;放过头手不打,七失也;二手敕住还不打,八失也;三手四手方才冲打,九失也;躲闪隔位,粘连不住,十失也。有此十失,交手焉能不败?未 交手即聚气凝神,两手交搁胸下,看他那脚在前,即贴近那边身子,着意他膊根,制住他膊根,此闪门之法。以待他之动静,我先出手,照他膊根一伸,头手即得, 不俟二手。他先出手,我亦照住他膊根即得,不必顾住他手,然后冲打,则迟而有变矣。盖此法乃开寸离尺之巧,照他膊根,此地开一寸,则手梢离一尺矣。又截气 捣虚之妙,所谓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疾雷不及掩耳者,此也。或遇捷手退晃打,我不换手,不屈膊,催二气以打之。我去打他左,他退左进右,我不回手,挪打他 左膊根,盖我在圈内,他在圈外,我以逸他以劳,任他滑快,无不奇中。此前出手而前手打之秘诀。间亦有继以后手,此用所当用,非强用也若不当用而用,则动必 横身,每见用此而迎人之打者,盖未见其有此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