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基础
   

对太极拳不用力的认识

   
作者:admin  时间:2018/5/27 8:31:36  阅读:543次
   
    一、古代和近代的太极拳家都认为太极拳必须不用力
    对于太极拳,最难的理解和锻炼的莫过于“不用力”了。我从1965年开始先后正式跟几位武术老师学练武术和太极拳,开始阶段我既弄不清楚太极拳与非太极拳武术究竟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又不理解太极拳的所谓“不用力”是什么意思,觉得凡是动作都是力作用的结果,既然是动作怎么可以不用力呢?但是我对太极拳“不用力”的正确性绝不怀疑,因为这是近代太极拳宗师杨澄甫先生最先归纳提出来的,而且近代所有太极拳家的著作也是如此说的。这些太极拳家中当然不乏像孙禄堂先生那样为武术界所敬畏的著名实战家。既然不乏实战家的近代太极拳家都认为太极拳必须不用力,必然有我尚未理解的理由。当时政治上我们这代人有一句印象很深刻的话叫“理解的要执行,暂时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对太极拳“不用力”我也如此照办,并且首先想方设法使得手臂在打拳中不用力……然而如今,我是十分理解和坚定地认为确实如李雅轩先生等太极拳家所说的“太极拳与非太极拳武术有水火不能相容的本质区别;学练拳术,是不能同时用太极拳之方法和非太极拳武术之方法的”。之所以如此,最关键的就是在于一“不用力”,而另一个是“用力”。“不用力”与“用力”不能共存,太极拳与非太极拳武术也就不能同练,因此可以肯定太极拳与非太极拳武术如果同练,结果不是都练成了太极拳,就是都练成了非太极拳武术,所以一个人不可能既是太极拳高手同时又是非太极拳武术的高手,太极拳必须是能够既动作又“不用力”的。


    其实太极拳“不用力”概念的理论总结在古代就已经出现了。在阐述“十三势”的古代拳谱和《杨氏老谱》中就有大量必须十分柔软甚至称为“柔而无刚”之“沾粘连随”的论述,这十分柔软就反映了“不用力”。当然,至今为止发现的文献反映古代没有“太极拳”的称谓。唐豪先生等近代太极拳史考证者根据调查考证在《太极拳研究》等书中指出:近代最早公开的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各篇,无论篇首、篇名、篇文中原来都是没有“太极拳”一词的,所谓的“太极拳论”篇名是近代的后人加上去的,甚至在1930年,当时杨家及其弟子们所传的称为“太极拳”的拳术在全国的传播,正值陈微明先生在《太极答问?序》中所说的“风发云涌”,当年出版的杨澄甫先生的《太极拳使用法》一书也已经将杨家所传的拳术按社会普遍习惯称为了“太极拳”,该书所载的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也没有称“王宗岳太极拳论”,而是称为“王宗岳太极论”;而杨露禅向其弟子传授的整本充满“太极”的《杨氏老谱》40篇谱文中也没有“太极拳”的称谓,谱中将所论述的杨氏所学练和传授的拳称为“十三势”、“长拳”和“十三势长拳”;而《太极拳使用法》也同时称太极拳为“十三势”。由此可见,陈长兴、杨露禅所承传的“太极拳”的原来称谓就是“十三势长拳”,又可简称为“十三势”或“长拳”,近代的“太极拳”就是《杨氏老谱》中所说的“十三势”的易名称谓。现代太极拳界有的人认为“ 太极拳”与古“十三势”是两种拳术,这种说法纯属对这些事实视而不见的臆测。河南博爱县唐村发现的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李氏第十世李元善编修的《李氏家谱》,记载位于唐村之北的千载寺在明代隆庆二年(1568年)就有叫“博公”的道人传授“十三势拳”,并且出现了现存的古太极拳谱,不仅有力佐证了《清史稿?卷五百五?列传二百九十二?艺术四》中的“王来咸”传记中“内家者……至明中叶,王宗岳为最著”的记载是有根据的,也反映了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在明代中叶已经成熟,同时也反映了武术可以“不用力”的理论形成至少已经经过四五百年悠久历史的考验了。现在,凡是有人跟我学拳、学推手,“不用力”,还有“不主动”、“不动手”是我常挂在嘴边的话,拳打得不好、推手化解不了别人的攻击、推手不能满意地使人失控与被发,原因都有“用力”、“主动”和“动手”。拳打得好、推手能够满意地化解别人的攻击、能满意地使人失控与被发,原因都有“不用力”、“不主动” 和“不动手”。跟我学拳的人也体会到确实是这样。其实,“不用力”、“不主动”和“不动手”是对同一行为反应从不同角度的表述,而“不主动”和“不动手” 中都包含着“不用力”。

    二、“不用力”的表述是正确的 
    现代的武术界中有不少人对太极拳所谓的“不用力”在刊物上的文章中表示不以为然和鄙夷,有的太极名家也说“‘不用力’这句话是有语病的”,甚至有练太极拳者直白地认为练拳“不用力”是不可能的,因而认为“不用力”是错误的。之所以在现代出现这样的情况,原因有多种,其中关键的一个原因是有的人不明白模糊概念是人类不可或缺的重要思维。人类对某一事物的判断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不需要十分精确、不可能十分精确和必须不能十分精确的,或者说人类的许多认识都是、也必须是属于模糊概念的判断。人由于不断进行着新陈代谢,因而其面孔每天都在不断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每个人和自己先后所写的同一个汉字几乎都有或长或短、或高或低、或大或小的不同,圆周率是无限不循环小数,电影其实是人不能分辨的一秒钟调换24次一幅幅不动的画面,电视自上到下其实是一条条快得使人不能分辨的扫描线等等,由于人类根据与自己的感官分辨能力相密切适合的模糊概念,就认为一个人的面孑L在几年中是没有变化的,认为不同形状写法的同一个汉字都是同一个字,认为圆周率在生产、科研的广泛应用中大量的,甚至精确到六位也是不需要的,认为电影、电视的画面是活动的,这些认为都属于模糊概念。人如果离开了模糊概念、认为处处都必须和能够做到十分精确,那么,一个人出了门与家里的人分别,几天后回到家里,与家里的人相互就都不认识了;同一个汉字形状不同,就会认为不是同一个字了;凡有关圆周率的计算由于进行无限不循环小数计算,那就永远完成不了计算了;电影.电视也就根本不能享受了.有个笑话说,一个呆子第一天上学,老师教他认识了一个”一”字,第二天老师写了个”一”字考他,因为这个”一”字写得比昨天长了些,这个呆子就不认识而以为是另一个字了,老师告诉他这就是“一”字,他感到很诧异,说:“怎么过了一夜就长了这么多了。”这个笑话正是说明模糊概念的判断对于人类生活是不可或缺的,是十分重要的。
    模糊概念自古以来在人类的各种活动中都有应用。许多生产、生活不仅没有必要、也不能应用必须凭借现代精密科学仪器才能达到的十分精确,而是必须应用适合实际需要的模糊概念判断。数学中的四舍五入近似计算其实就是模糊概念的体现。模糊概念反映了质量互变的辩证法观念,这一观念认为一个事物的变化如果在数量上还没有达到一定的值,就认为这一事物的质没有改变,也就是认为事物没有变化。如社会上的财物不当之得,有属于不道德的、违法的和犯罪的,就是以数量来划分认定的。汉语中含义确实的数量词也还有表示模糊范围的,如“三”、“百”、“千”等都可以用来表示不同层次之多的概数,如“三思”不是说只思考三次,而是说思考多次,就是说思考了五次也称为“三思”、思考了十次也称为“三思”、思考了二十次也同样可以称为“三思”。对于“有”与“无”等,人类自古以来也是经常应用模糊概念去判断的。比如《三国志?魏武帝纪》裴松之引注《魏略》中的“非臣无功所宜膺据”,文中“无”的含义不是“没有”,而是“微小 ”;唐代杜甫的名篇《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的“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文中“无力”的含义也不是说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而是指力气小;现代汉语中也有这样的情况,如“出工不出力”并不是说连站立和动手的力也不出,而是说所出的力不符合工作要求;又如“我累得浑身无力”也并不是说连站立的力也没有,而是说感到身上的力气不足;还有如“人家在用力推车,你怎么不用力”,也并不是说一点力也不用,而是说没有尽量用力等等。
    杨澄甫先生所说的“不用力”正是太极拳教学与交流中所必需的不可替代的一种模糊概念。我现在对所谓“不用力”的认识,其一,主要是针对引起肢体动作的肢体局部所用的力而言的;“不用力”的意思是动作的肢体局部不为动作而用力,或者说活动的肢体要由身体来带动,是身体中某部动作的延伸。以手臂“不用力”为例,说的是手臂活动的力量是身体别的部位传递而来的。这个“不用力” 的概念是不包括人维持手臂悬置静态站立姿势全身所用之力的。初练太极拳到了能够以身带手时,当自己确实感到手臂局部并没有为了手臂活动而增加用力时,就可以说这手臂是“不用力"的。
    其二,“不用力”是兼指人维持手臂悬置静态站立姿势时,全身各局部要最大限度地少用力,要追求少到再减少几克力,这一静态姿势就维持不了了,手臂就要掉下去了。上述两种“局部的用力”都是指局部不同的肌群由于不同的收缩所引起的骨杠杆性质的力。人不仅可以让活动的肢体不用力,而且维持某一静态姿势,局部肌肉也是可以用很小之力的。以手臂维持悬置为例,所用的力完全可以小于手臂最大力量的四分之一。从运动解剖学中可知,这样持续的、静态的、小量的用力可以完全是由肌肉中的红肌工作所完成的,此时肌肉中用于进行强度大、速度快、耗力大的活动的白肌可以处于完全的休息状态。太极拳功夫逐步提高后,当维持手臂悬置静态站立姿势而红肌所用的力十分小时,一方面,本人主观上感觉不到自己在用力,就像一个人站立着并没有感到自己在用力维持站立一样;而且客观上肩臂的肌肉也显示为相对的比一般的人柔软,这是因为白肌处于完全的松弛休息状态,红肌也有部分或相对的松弛;对于这样的肩臂认为没有用力是既符合人的实际感觉又基本上符合客观实际而更适宜作语言交流的;另一方面,手臂红肌所用的力小到手臂最大力量的四分之一还小,按照四舍五人的近似计算法则,将这样小的力忽略不计也是完全符合科学计算的;况且太极拳高手的手臂局部所用之力比手臂最大力量四分之一的力要小多了。由此可见,按照模糊概念,将这样的肩臂状态称为“不用力”,无论从主观感觉上、客观实际上,还是从科学计算上说是完全正确的,因此认为“‘太极拳不用力’这句话有语病”显然是错误的。 
    三、“不用力”是太极拳沾粘连随的需要 
    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和《杨氏老谱》中,都明白地强调了包含有“不用力”的被称为“随屈就伸”、“缓应急随”、“人刚我柔”、“不丢不顶”、“舍己从人”等的“沾粘连随”是古太极拳也就是“十三势”拳的根本。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沾粘连随具有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所说的“牵动四两拨千斤”至“人背我顺”的效果,这种效果主要就是体现在杨澄甫先生所说的令人“如水上踩葫芦,终不得力”和“如捕风捉影,处处落空”之中。这“处处落空”显然是“终不得力”的进一步,所以沾粘连随的效果主要就是体现在令人“终不得力”之中。虽然现在练太极拳者不少人都讲“沾粘连随”,然而在许多人的理解中,“沾粘连随”是主动的、用力的、动手的技巧,比如有人就在刊物上认为“沾粘连随”是?两力针锋相对的互顶”;因而有的习非太极拳之武术的人对于凡是与人接触也都称为是“沾粘连随 ”。这种“沾粘连随”与“随屈就伸”、“缓应急随”、“人刚我柔”、“不丢不顶”、“舍己从人”等是格格不入的,也是根本不可能令人“如水上踩葫芦,终不得力”的,是根本不可能具有“牵动四两拨千斤”至“人背我顺”效果的。因此,现代太极拳界还有人公开在杂志上认为“沾粘连随”是没有武术实用价值的。当然,对照包括《杨氏老谱》的太极拳经典拳谱和近代太极拳家的著作等来看,这种主动的、用力的、动手的所谓“沾粘连随”根本不是太极拳的“沾粘连随”,根本原因之一就是这样的所谓“沾粘连随”都是“用力”的,而太极拳的“沾粘连随”是必须具有“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的特征的。这是因为只有与人接触的手臂“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才能使得对方“如水上踩葫芦,终不得力”,这手臂也才能如吸附在对方的肢体上,就像搭乘在便船上一样,不需耗费自己的体力而船快我亦快,船慢我亦慢,因此可能比船更快。
    沾粘连随能够“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地“牵动四两拨千斤”至“人背我顺”,这难道可能做到吗?确实,按照一般武术的思维,哪会有这样的事情? 因而有的人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不可思议的胡言乱语。正如一本叫《拳经洞微》的书中的观点:《太极拳谱》是“由于对于武术知识的欠缺与无知,故而编造出来的”,因而是被不少人“至今对之不屑一顾”的。然而,太极拳尤其值得珍贵之处却正是在于太极拳先人在这普遍被认为的不可能与不可思议中,逆向思维地突破了“不可能”与“不可思议”,发现了“可能”和“可思议”。这一“可能”和“可思议”,是可以由最简单的太极单推手来加以证明的。当然,这单推手必须是“ 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真正沾粘连随的单推手。现在不少人所“从事”的单推手是“用力”、“主动”、“动手”的,是表现为“力的对话”和“双方配合”,这样的推手想要有“牵动四两拨千斤”至“人背我顺”的效果是不可能的。真正的太极平圆单推手,当一手的腕部接住了对方攻击的手,对方向我推按来时,如果自己随即发生了太极拳沾粘连随的反应,这一手就是“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的。当然这“不用力”包括了由于自重等因而形成的劲,功夫高者自然会给对方如杨澄甫先生所说的“纯粹太极其臂如绵裹铁,柔软沉重”。现代太极拳界有的人画蛇添足地将太极拳吹嘘为与人接触能够“松空”得使人感到什么也没有接触一样,这在现实和近代太极拳家的著作中是没有根据的神化渲染,网上有的文章和视频对这种神化渲染都有揭穿和以事实为根据的否定。这种“松空”必然可以使得别人的攻击长驱直入,确实可以认为是没有武术实用价值的。因为不用力的直接结果是肌纤维松开,而肌纤维松开的结果是陈微明先生在《太极答问》中所说的“盖松开则两臂容易沉重,不松开则两臂仍是轻浮”;正因为这手臂是由于不用力而放松的,所以这手臂在沾粘连随中的主要表现必然是柔软沉重的;而也只有手臂柔软沉重,才能对于对方的推按既具有一定的缓冲阻力作用,便于我的身体能够从容地借对方之力发生位移,又能使得对方的推按遇不到顶抗,从而没有力的着落而感到“终不得力”。由于不用力放松而被推动的手臂是“不动手”的,人小臂的长度又总是小于大臂的长度,并且小臂被对方推动是以肘为轴呈弧线活动的,这样,小臂一经被推动,对方用力的方向就注定已经被改变而被破坏了,最终除非适可而止停止推按,如果继续推按,不论对方是不是向前动步,都不可避免地形成攻击落空和我的几乎小半个身子位于对方的身后了,从而对方由于其自己的用力而形成容易被我就近攻击的“背势”。这一结果的形成,我的“不用力”、“不主动 ”、“不动手”缺一不可,如果手臂稍微主动一下,也就是稍微地用一下力,上述结果就难以形成了,而且必然会发生双方力的对抗,“人刚我柔”、“以弱胜强” 也就都不存在了。手臂被正向、侧向地向上和向下攻击无不都是如此。在这样的情况中,我就像是一扇可旋转虚掩的门,有人猛一推门就会跌到门内去;然而这门本身显然并没有为了旋转而用过力。体现了“不用力”的“不主动”、“不动手”正是这太极拳沾粘连随的化解与置人于背势能否成功的关键,其中的置人于背势其实就是攻击,可见太极拳的沾粘连随兼有化解与攻击的作用,而这种作用的实现都是必须基于“不用力”的。一个人遭到攻击,所受到的攻击方向不外于可以概括为正向、侧向的水平、向上和向下,如果中华武术中绝无仅有的太极拳所独有的沾粘连随,在防止被擒拿的前提下,再有娴熟、轻灵的步法配合,能够“不用力”地将所有的攻击化解掉并且在瞬间置对方于背势,显然就更容易了。这样,被许多练习非太极拳武术者认为是不可能的、至少是极其困难的、认为是“对于武术知识的欠缺与无知”的太极拳的以柔克刚、以弱胜强、以小敌壮、以老敌壮也就能够实现了。显然,这“不用力”的沾粘连随是古代太极拳先人在武术技艺中成功应用逆向思维,从而发明能够典型地以弱胜强之拳术的产物。太极拳沾粘连随技高者能够“不用力”地使得别人始终打不着自己,而自己却可以随时容易地打着别人,立于不败之地也就有了老实的基础了;至少如孙禄堂先生在《拳意述真》中所说的“虽不能取胜于敌,亦不能骤然败于敌也”。所以,“舍己从人”的沾粘连随才被王宗岳称为是“十三势”之“本”。而“不用力”正是沾粘连随基础性的内容,由此可见“不用力”对于太极拳是具有 “本”中之“本”性的。    太极拳的沾粘连随显然是要绝对消除一般所谓之“用力”和“快”的,所谓是“察四两拨千斤之句,显非力胜;观耄能御众之形,快何能为”。因为这一般所谓的“ 用力”和“快”是由主观所决定的主动的、局部作用的。如李雅轩、陈微明等先生在其著作中所说的往往其“用力”和“快”不适时,反被人制,央视“武林大会” 擂台赛中这种实例可说是不胜枚举。太极拳的沾粘连随由于不用力,因而可以有效地养精蓄锐,可以有效地避免因为年龄差距相对发生的体力不支;还由于沾粘连随的速度是”乘便船”性的,所以,既可以不先不后.恰到好入的快,又可以比对方无论怎么快还更快.由于耗费体力极小而能有效保存体力,速度既可以不快过头, 又可以比别人的快更快,这样也使得以弱胜强就有了可能.
    当然,沾粘连随是很不容易掌握的。因为这一技法既极为简单又极为复杂。说简单,沾粘连随虽然千变万化,却不是主动技巧,中心就是一个“随”,其原理可以概括为《杨氏老谱?太极圈》中所说的“能如水磨催急缓”。就是与敌人搏斗一经与其肢体相接触,就把敌人攻击的肢体当做以水磨心为轴转动的磨柄,我则或不动步或动步地不让这转动的磨柄撞到自己的身体,或让敌人由其自己的活动形成背势,或绕到敌人的背向打击敌人。这样的原理实在扯不上什么复杂和玄秘。说极复杂,从理论上讲,肢体活动由局部肌肉收缩引起骨杠杆变化而形成,这是人一出生就具有的无条件反射的本能,是王宗岳所说的“非关学力而有为也”的“先天自然之能”,要改掉这种有生以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习惯,显然是很困难的,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实现的。沾粘连随还需要全身十分有序地协调,能够灵敏变化的动态放松,除了能够借人之力,自身还要有能够不需要活动肢体局部肌肉收缩紧张的传递的力量。经验显示,这些绝对不可能由于有“高手拆招”而可以马上明白或短时问内体验到和模仿成功;即使将沾粘连随所有的细节要领都反复交代清楚,悟性佳的要学会、掌握、能够体验到,恐怕至少也需要数年时间。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无论对于是快是慢的攻击,老师都能十分从容地化解并立即置对方于背势的动作反应,学生学练了几年,尽管也完全知道原理,也能部分化解,可就是不能完全掌握。而如果遇到“滥竽充数”的老师、或者老师不愿合盘托出,或者表达不清,学生悟性又差,几十年、甚至一辈子掌握不了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实上也确有跟随明师几十年的人仍没有明白和掌握沾粘连随的;所以说又是极为复杂的。而要掌握沾粘连随合格的“随”,最关键的也就是“不用力”、“不主动”、“不动手”。如李雅轩先生所说不能上也动、下也动。太极拳每一个动作似乎脚引起手之动是没有时间差的,其实,每一个动作都源于“头顶悬”与“气沉丹田”,是有序.有先后顺序过程的由脚至手的动,是“其根在脚”的;每一部位的动相对于先动的部位都是被动,或者说每一动既都是全身有序之动的结果,又都是全身不动的结果。所以,手臂对于别人和自己而言,任何时候都是被动的,发劲时也是如此。这就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练太极拳者不动手,动手便非太极拳”。这种情况也就是《十三势歌>>中所说的令人“神奇”的虽“动犹静”。这样的技法没有一定的悟性和锲而不舍、孜孜以求的精神是极难掌握的。太极拳的每一个拳式都包含着这样“虽动犹静”或称为“以静御动"的沾粘连随,因而有人说太极拳的每一个拳式都是“不是高难度的高难度动作”,这样的说法令人拍案叫绝。而这“虽动犹静”和“以静御动”的中心就是“不用力”。可见太极拳兼具化解与攻击功用的沾粘连随是以“不用力”的存在而存在的,“不用力”是太极拳沾粘连随绝对不能脱离的根本需要。
    四、“不用力”是太极拳“极坚刚”发劲的需要 

    造成了“人背我顺”,甚至到了使人“落空”失足,显然还没有完全达到武术制人的目的。从《杨氏老谱》与杨澄甫先生等近代太极拳家的著作中可以了解到太极拳制人的手段主要有两个,那就是点穴与使人向远处重重地跌倒。电视和互联网对武术点穴这种已经濒临灭绝的技术都有反映,如2007年9月21日江西卫视“传奇故事”报导了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的张维波教授,对得到过武当内功传授的张建光先生点穴术的测试,有一位自认为具有很强抗击打能力的张云来先生坚持要求亲身体验被点穴的感受,结果被在腹侧章门穴几乎是轻轻擦过似的一点,立即瘫软在地处于半昏迷状态而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江西新闻栏目《第五社区》记者采访观察了据说能够点穴致人和动物立即死亡的江西萍乡市一位点穴高手谢启平先生,谢先生用手指轻轻地在鸡的背部一点,不仅使得活蹦乱跳的鸡慢慢地濒临死亡而奄奄一息,而且可以用解穴法使即将死亡的鸡即刻恢复常态。张维波教授通过仪器测试,当人的肢体被点穴后,被点穴部位有线状红外的延伸移动异常。这些都反映点穴是一种不需要耗费很大体力,而能立即致人在一段时间内完全丧失抵抗能力和立即或逐渐致人伤残、死亡,现代科学不了解及尚解释不了的武术技法。太极拳在置人背势时施展点穴,显然是以弱胜强的最重要手段。然而,这种太极拳技法的威力和可怕之处,除了在《杨氏老谱》中还可以极肤浅地被了解到以外,由于伤人实在太凶险,还可以说在中国近代太极拳的传承中已经失传,仍然保存下来的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发人如脱弹丸”的使人向远处重重地跌倒。而要发生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必须要有很强大的力量的,这种力量古代太极拳经典称之为“如放箭”、“极坚刚”的“劲”。从《杨氏老谱》中可以知道古代的太极拳先人将这种“劲”与一般的“力”做了严格的区别,学练太极拳必须分清“力”与“劲”,必须抑制“力”而追求“劲”。“力”与“劲”是不同的,这种概念是太极拳的基本常识,这种概念在真正的太极拳传人中是十分深刻和明显的。    

    从古代太极拳经典、《杨氏老谱》与近代太极拳家的著作中可以发觉太极拳的“劲”与一般所谓的力有本质性的不同。一般所谓的力是指由于肢体局部各肌群的不同收缩引起骨杠杆变化所发生的,其值大多表现为肢体局部的质量与速度的乘积。这种力对外打击,局部肢体必然肌肉紧张,往往需要局部肢体明显移动,移动肢体的体能必然明显消耗。而太极拳的“劲”是被古代太极拳经典称为“如练一气”的、也就是在体内波浪形传递的力,属于现代运动力学所称之为的人体中的“动量传递 ”。这种“劲”可以使得手臂等移动的肢体如同被挥动的鞭子,可以不用力而没有体能消耗,甚至可以在肢体几乎没有位移的情况下向外发出强大的力量。因而陈炎林先生称“力为有形,劲则无形”。李雅轩先生在他的《随笔》中就多处提到了杨澄甫先生发劲时往往仅仅是手掌“一抖”、“一鼓”、“一弹”,身子“ 一坐”;这种发劲手臂几乎始终是柔软的,就像郑曼青先生所说是像“断臂”似的;李雅轩先生在他的《随笔》中也反复强调了太极拳的发劲手臂必须始终十分的放松柔软。古代太极拳经典中因而有“极柔软然后极坚刚” 之语。这一句话不仅反映太极拳的强大劲力可以由没有紧张的很柔软状态中的肌肉骤然爆发,而且反映太极拳的强大劲力是以李雅轩先生所说的“大松大软”为载体的。

    当然,现代太极拳界有的人所说的仅仅“大松大软”了就能够有强大的劲力发生,这是十分片面和错误的。太极拳由于“不用力”的“大松大软”只是为腿脚的力量传递到手臂之“动量传递”的发生与传递创造了条件,或者说只是“动量传递”发生与传递的条件。现代运动力学指出人体发生“动量传递”必须有人体各环节“相向运动”反应的发生。就是说如果没有“相向运动”的神经反应,仅仅“大松大软”是不可能发生强大劲力的。不仅发劲必须要“相向运动”,引起太极拳沾粘连随的“气”也是必须要有“相向运动”的。古代的“意”包括了所有的精神和神经活动,这种“相向运动”的神经反应,显然就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意”。所以,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术十要》中说:“练太极拳全身松开,不使有分毫之拙劲以留滞于筋骨血脉之间以自缚束……若不用力而用意,意之所至,气即至焉……久久练习,则得真正内劲。”杨澄甫先生的这种说法与现代运动力学关于人体中“动量传递”发生条件的介绍完全吻合。这句话中“不用力而用意”中的连词“而”并不是表示转折,而是表示并列。现代太极拳界许多人将这句话中的“而”理解为表示转折,将这句话理解为“不是用力打拳,而是用意打拳”,这是很错误的。应该将这句话的“而”理解为表示并列,将这句话理解为“打拳既要不用力,而且又要用意”。用现代的语言表述,杨澄甫先生的意思就是练太极拳要追求全身始终放松不要主动用力,在这样的基础上,还要追求全身有序协调“相向运动”的神经反应;如果能够做到这样,太极拳所需要的引起动作的“气”和“真正内劲”才不会被“以自缚束”而能够发生。
    何谓“相向运动”?运动力学指出就是“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具体地说就是身体“一个环节向下必然引起另一个环节向上,一个环节向左必然引起另一个环节向右,等等”。比如脚向下蹬,必然同时发生了向上蹬的力量。练太极拳就是要由自觉锻炼至无意识条件反射地利用这种反应,具体地说,所有动作都要有头顶悬引起气沉丹田,引起孙南馨先生在《太极长拳》中所说的“足底的拧旋和蹬劲”、孙禄堂先生在《太极拳学》中所说的“足极力往上蹬劲(语云:‘劲起于脚跟 ’)”,同时又腰胯与肩下沉、小腹内收、命门后突、背后拔等等这些相互反向的反应。这种“相向运动”有刹车的感觉,不过刹车是车子行进中的停止,而“相向运动”却是没有行进的车子由于刹车发生了车子的行进。实质上太极拳的“相向运动”应该包括人体有关各关节、各椎体上下有序地交互相对挤压与相反支撑,从而将全身向下松沉发生于脚的力量往上传递。李品银先生更是将这种反应总结为“下大于上、后大于前、身大于手”,给人十分形象、生动的启迪。实际体验如果没有这样的反应,不论身体如何放松,身上也是不可能发生“气”和“劲”的。实际还可以感觉到这种“劲”的发生似乎是有一个骤然瞬间的肌肉紧张,但是这一过程是难以体验觉察的、仅仅一闪而已,而且这似乎一闪而已的肌肉紧张完全没有主动的成分,完全是被动的、不由自主的。这种体会符合陈炎林先生根据田兆麟先生的传授,在《太极拳刀剑杆散手合编-论劲》中所说的“手到劲发,未中之先无劲,既中之后无劲,惟中肯之倾,疾如闪电,一发便收,敛气凝神,毫不费力”。
    有人认为太极拳必须有柔有刚,有松有紧,不然不符合“阴阳相济”。其实古代太极拳经典之“极柔软然后极坚刚”就认为太极拳存在着“刚”和“紧”,“极坚刚 ”就反映了“刚和“紧”;但古代太极拳经典同时又认为太极拳是“柔而无刚”的,就是说这“极坚刚”是如陈炎林先生所说“疾如闪电,一发便收”的,就连自己也是难以仔细体验到的。世界上任何事物的存在都离不开“阴阳相济”,但“阴阳相济”在某些方面是表现为不对称的。比如人的正常营养与微量物质、米饭与盐都存在着阴阳关系,人体中的正常营养与微量物质能够等量吗?食用米饭与食用盐能够等量吗?显然,这些阴阳如果等量,人就活不成了。太极拳也是如此,如果别人和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身上的刚和紧了,这种刚和紧就必然不是太极拳的了。只有主观上始终追求“大松大软”,也就是“不用力”,又凭借“相向运动”反应,也就是“用意”,而客观上瞬间一闪爆发由脚传递而至似乎没有时间差的劲才是太极拳的“真正内劲”。而这种劲才体现了太极拳的“阴阳相济”。因为这种劲的性质是全身的、传递的,不仅形成这种劲的爆发不需要大幅度地转腰等预动、没有先兆、可以由任何姿势发生,而且手臂可以发出比手臂局部肌肉能够发生的最大力量还大得多的力量来;另一方面,这种劲力爆发的体力消耗主观感觉上要比使用骨杠杆性质之力的体力消耗小得多而似乎“毫不费力”。这种主观感觉是符合运动力学理论的。运动力学指出一个人用不同方式所做的功,其体力消耗是不一样的。比如惯性定律提示:物体保持原来的运动状态可以省力,而经常改变运动状态相对就比较费力。《运动解剖学》中有个国外资料:两个运动员都用了4分24秒跑完1英里,其中一个运动员用每秒20码的固定速度即匀速跑,另一个速度不固定,结果发现两个人的功率和付出的体能不一样,匀速跑的功率和付出的体能都比速度不固定跑的要小。每个人也可以用实际试验来验证这样的理论:分别用三种方式搬运重物上坡,第一种方式是重物全由一只手提拿,第二种方式是重物分开来由两只手提拿,第三种方式是重物用绳分系于一条扁担的两头而用肩头挑扁担,结果虽然同样时间完成了将重物搬运到坡上,也就是做了同样的功,但却会感到第一种方式体力耗费最大,第三种方式体力耗费最小。这是因为第三种方式中,重物是由全身较直接地来负担了。太极拳所发的劲是全身肌肉所汇成的,所以才会感到体力消耗比较小。运动力学又介绍人体力量发生的一个因素是肌纤维的伸缩差,伸缩差越大,发生的力量就越大。而太极拳追求全身始终的不用力放松就使得全身肌肉随时都具有很大的预伸长,因而随时都可以因为骤然收缩而瞬间发生很大的力。太极拳的劲是全身所发生的借“相向运动”而由脚反馈上来的,因而臂力不大的人就可以发出很大的力量来,而且耗费的体力相对较小,这也使得以弱胜强、以小敌壮、以老敌壮有了可能。因而这种劲力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越不用力会越有力”、“要有力就要不用力”,当然,这两句话中各自的一个“力”是指局部的骨杠杆性质的力,另一个 “力”是指由松沉引起的由下往上传递的力。当全身有了适当的放松,能够有初步劲力传递的感觉了,就会发觉确实是这样,发劲时身体和手臂越是能够不用力,手臂能够发出的力量就越大,骤然之间,腕、肘、肩关节会像要飞脱一样,而胸腹则如叶大密先生的弟子金仁霖先生所说的会贴向后背像掏空一般,而所消耗的体力也反而感到越小。而发劲时如果身体、肩臂稍微有一丁点儿的主动和用力,手臂上的力量反而大大地减弱甚至没有了,就如杨澄甫先生所说“以自缚束”了. 剑的习练尤其能够明显地反映这种情况,只要“相向运动”协调适当,比如手臂与身躯的运动趋向相反,肩臂越不用力,剑身上的力量就越明显,向前刺时剑尖颤抖会尤其剧烈。显然对于太极拳而言,不仅要掌握沾粘连随,而且发劲也是必须“不用力”的,“不用力”也是太极拳发劲绝对不能脱离的根本需要。
    五、“不用力”是太极拳的生命特征 
    太极拳的沾粘连随在武术中是绝无仅有的,太极拳的“劲”也是一般武术所陌生的。有的人将经验主义当做唯物论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让不懂太极拳的学生去实践体验"劲从脚起”,结果这些学生自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此他的结论就是"劲从脚起是不存在的”。按照这样“实践检验真理”的方法,让不懂乐器的人用笛子吹奏乐曲,吹一整天也吹不出音乐来,于是也可以认为笛子是不能吹奏乐曲的;让小学生去进行微积分计算,小学生当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也可以认为微积分是不存在的。这种“实践检验”难道不是很荒谬吗?对于太极拳“其根在脚”的理论,好在现代体育对羽毛球击球技术的研究已经证实,效果较好地利用"动量传递”的击球法就需要全身放松、局部不要有主动、以及力量是从脚而始.的。太极拳的发劲与利用“动量传递"的羽毛球击球法虽然是两回事,但至少可以证明人体放松才能发生由脚而始.波浪形传递的力量在科学理论上是有根据的,并不是天方夜谭。必须明白.太极拳以“不用力”为基础的沾粘连随和发劲都是技术,是必须具有一定条件的人才能体验得到的,而且程度不同,体验到的感觉也是不同的。
    太极拳这种特殊的劲力使用法在中华武术中也不是绝无仅有的。从有关的资料分析,太极拳的“劲”与高层次的心意拳、形意拳、意拳的劲力相比较,虽然不一定完全相同,但有很多相同之处,本质上可能都是“动量传递”。如孙禄堂先生在《拳意述真》中记载形意拳家郭云深先生说:“化劲……起落进退,皆不着力”、“手足动作所用之力有而若无、实而若虚”;《中华武术》2004年第7期中谢春成先生一文,记载的意拳创始人王芗斋先生的弟子秘静克前辈则说:“想劲不得劲,得劲须废力。”这些都反映了武术中存在着以不同程度的“不用力”为手段来发生力量的技法。由于太极拳的这种“劲”与一般的用力是很不一样的,因此虽然往往将这种用劲法的诸要领加以介绍,但有的人通过长期的锻炼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也在于没有改掉自己局部肌肉紧张用力本能的悟性。
    既然太极拳包含化解、置人于背势之攻击的沾粘连随和发劲攻击都是以“不用力”为基础的,如果抽掉了“不用力”,那么太极拳的沾粘连随和发劲自然也就没有了,太极拳自然也就仅存一张“外皮”而实质不存在了,可见“不用力”是太极拳的生命特征。而太极拳这“不用力”往往一般人是难以从外形上加以分辨的,这就像盐和白糖都是白色的细粒,铁铸的模型和泡沫模型外形上可以一模一样,汉语拼音字母与英语字母的字形是一样的,外形上都是难以分辨的。所以,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使用法?例言》中说:“太极拳……弗惟外之是鹜,而惟内之是求。”要知道中国近代全国各地的国术馆中,太极拳是必设必学的课目,而兼学太极拳的非太极拳之武术学练者其中有数量很大的一批人其实练的不是杨澄甫先生所说的“纯粹太极”,甚至是仅仅学得一个太极拳的外形,以至于有一句谚语说:“学太极拳者多如牛毛,成功者寥若晨星。”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使用法》中指出:“内理不明白,虽姿式类太极,与外家拳无异也。”而这“不用力”就是一个根本性的“ 内理”,如果没有这一“内理”,太极拳的动态姿势是不可能正确的。这种既不明“内理”,姿势又不正确的太极拳即使练一辈子也是入不了太极拳之门的。正如冯志强先生在其著作中所说:“绝不是会练几趟拳和会练器械就算会太极拳了。”可惜现在不少人仅仅学习了太极拳的外形动作就自以为精通掌握了太极拳,自认为是太极拳的资深人士或专家,而对太极拳横加评议起来了。于是在刊物上就常常出现了诸如“劲从脚起是不可能”的这类“白糖的味道是咸的”之评论了。
    既然太极拳的生命特征是“不用力”,对于太极拳的学练,尤其是对于初学者而言,自然绝对不是有的人所说的“‘用意不用力’是对高级境界来说的,初学者未必适应”,而是太极拳学练一开始就要进行“不用力”的锻炼和“相向运动”神经反应也就是“用意”的锻炼,不然就是还没有开始太极拳的学练。因为太极拳引起动作必须是“气”和“劲”,而不是一般的力,而正如《大道显隐》中李经梧先生的再传弟子杨庆丰先生一文所说:“在练拳的初中级阶段时,劲与力是截然对立的,有我无你,互不相容,力乃劲之天敌,有力不生内劲,欲生内劲就必须不用力……一点儿力也不用地动……行拳不用力即是太极拳修炼的第一要诀。”当然,一般来说,初学者是不可能将脚下的力传递至手臂的,那就必须从最简单的以身带手开始锻炼,依次锻炼用胸肌、腹肌、背肌的运动引起手臂的动作,逐步由上往下直至达到能够用全身的沉和脚的蹬拧引起手臂的动作,最终连脚的蹬拧似乎也若有若无。《大道显隐》中孙金星先生一文记载李经梧先生说:“你什么时候把你胳膊和手上的劲练没了,你就有功夫了”,这句话实在是很耐人寻味的。是不是“不用力”可说是检验太极拳功夫高低的一个标准,太极拳的“不用力”不是“不用多余的力 ”、“不用过头的力”、“不用无谓的力”和“矫枉过正”,而是确确实实要追求一点儿不用一般所说的力,也就是要追求一点儿不用局部肌肉主动收缩引起的骨杠杆性质的力。
    世界上的许多规律往往是由于逆向思维而发现的,而逆向思维的认识往往是绝大多数的人根本想不到的或者根本不认可的。近代哥白尼的日心说发表时,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是胡说八道;在上世纪30年代前,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相信宇宙中有带正电的电子和带负电的质子这样的反物质存在;1820年,电流引起磁场的现象被发现而引起世界科学家浓厚兴趣时,除了英国物理学家法拉第外,几乎谁也没有想到磁场能够产生电流;人类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证明在球体等曲面上三角形三个内角的和不是大于就是小于l80度之前,对于三角形三个内角的和等于180度这个几何定律几乎谁都不怀疑等,这是因为很多人都习惯于正常思维,不善于逆向思维。所以从未接触过英语的人对英语声音可以表达意思会感到不可思议,只尝过盐没有尝过白糖的人不会相信白色细粒有甜的,没有学过太极拳或者仅学得一个空壳太极拳外形而没有太极拳体验的人对于打拳可以“不用力”感到是不可思议的,因而认为古代太极拳经典拳谱中的话是胡说八道,这也并不奇怪。然而现在有的人既认为自己是太极拳传人,却不懂得太极拳术语中的“劲”与“力”是截然不同的,认为“不要用力”这句话是有语病的,甚至直截了当地认为“不用力”是错误的,认为太极拳“唯不可不用力”,那确实是如同既自称尝过白糖,又认为白糖是咸的一样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坦率地讲,我不认为这样的人练的是太极拳。因为打拳如果没有“不用力”就不可能是太极拳。当然这些人中有武林高手,如果上“武林大会”的擂台也可能进入四强夺冠,但我绝对不认为这样的人懂得太极拳。总之,“不用力”是太极拳的生命特征。(作者:蒋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