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太极拳首页
新闻资讯 | 太极文化 | 太极基础
太极推手 | 竞赛套路 | 健身气功
民间拳师 | 精彩视频
太极商城 | 太极养生
武当 | 陈式 | 杨式 | 吴式
武式 | 和式 | 孙式 | 其它
习练点:  亳州市 | 阜阳市 | 合肥市 | 芜湖市 | 蚌埠市 | 淮南市 | 马鞍山市 | 淮北市 | 铜陵市 | 安庆市 | 黄山市 | 滁州市 | 宿州市 | 六安市 | 池州市 | 宣城市 | 广德县 | 宿松县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推手
   

太极拳推手之「拿」在全身放空

   
作者:admin  时间:2018/5/14 14:17:20  阅读:303次
   
    太极拳功夫是在长期的盘架子过程中练就的,
    当然这个架子的正确性在初学时非常重要,入门引路时若有明师指导则有事半功倍之效,再次就要多看拳经、拳论以求悟出其中真谛,最后就需要靠自己有恆的苦练,这三个要求都要具备,缺一不可。以后无论是盘架子还是推手,都要以内功的练习和应用为主,即必须注重精、气、神的练习和应用。所以在文武兼修时,文练是以练内气为主,有了内功基础以后,在行功走架时每招每式开始讲究技法,虽为文练养生,但同时进行着较高级的技击训练。这个文练和「竞赛套路」式的练法不同,是更要求合乎拳理及应用原则,并不特意追求外形的优美,若是参加现今讲求形式美的套路功架比赛,文练往往不会拿到高分,但在推手比赛时就可展现实力了。


    太极拳技艺训练,先从功架推手中,贯彻用意不用力

    杨澄甫宗师在其口述《太极拳使用法》一书中又提到:「练太极拳,学使用法为必要,欲锻练身体者,亦必学使用法,如不学使用法,则无趣味,多有半途而废者,以致有阻身体强壮进步。如学会使用法,并非无故打人,可与朋友研究妙理,你打我化,我打你应,滔滔不绝,各种变化,生生不己,知道太极拳有无数变化,手舞足蹈之乐,日日兴趣增加………」。虽然太极拳的应用是无招无式,如同郑曼青太师所说:「浑身是手手非手」,一切变化都是因敌而生,亦正如王宗岳《十三势歌》中所言:「因敌变化示神奇」;所以拳架是「体」、是基础,而推手是「用」、是应用。推手的武练是训练从学习使用法过程中,检验拳架的正确性,并增进周身触觉和感知灵敏等身体机能。李亦畲亦在《走架打手行功要言   》一文指出:「………平日走架,是知己功夫。一动势,先问自己,周身合上数项不合?少有不合,即速改换。走架所以要慢,不要快。打手,是知人功夫。动静固是知人,仍是问己,自己要安排得好,人一挨我,我不动彼丝毫,趁势而入,接定彼劲,彼自跌出。如自己有不得力处,便是双重未化,要于阴阳开合中求之,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也!………」。所以,欲学习太极拳技艺之术,必须先从推手的练习中得到「知人功夫」。
    太极拳的推广,除了功架的教学,还要加强训练打拳时始终贯穿着技艺的意识,否则整趟拳架打起来就会显得空荡。更要进一步练习推手去培养这技艺意识,去体会蕴藏在太极拳理论中的玄机。有些人认为练推手是学打架而不愿去学;其实,学会推手的人亦懂得顺乎自然,行事为人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反而不肯轻意出手打斗了。又学推手最重要的是学太极拳的最大特点,即「用意不用力」,那怕一点点力也不该用,这是太极拳的关键内涵,也是最难练习、最难做到的地方。那这不用力怎样能打人呢?这是要学会借力打人,其来源有二:一是借他人之力,二是借自身的地面反弹力。在推手的练习中,能用「意」带引对手的劲路,使对手失中出圈,而我仍保持中定,自然而然的我顺而人背,这是太极拳推手练习的最大乐趣。 
    有人认为,若太极拳爱好者「用意不用力」,每与外家拳较技也不用力,其软绵绵的出手是经不住刚猛拳手的攻击,结果太极拳被人讥为“豆腐拳”;因此,主张太极拳不能只柔无刚,若无刚就如同没有重武器,以为力与巧是应当结合的,力是基础,巧是拳法,内在的力量为太极劲,是力的体现,即太极拳论中的柔中之刚。笔者认为这些都是片断的误解,是未能深入了解「用意不用力」中最难之处是如何的「松」。而这松不是软绵绵的「弛」,是全身中正安舒又饱满的「张」,肌肉不紧张、不发力,只有由身体下沉传递而衍生出来的能量;所以放松是用意识张开身体,不是放软手脚的松懈。若对手大力进击我身体,我全身松开,但松开而又保持全身一体,由中心控制,使全身成为一个灵活的转动体,左来右打之,上来下打之,我的中心愈敛愈小,而且是虚的,要打也打不着。身体全身既放松分散而又合拢团聚,如水如风,飘浮而沉重,又柔软亦刚强,碰之如浪花重叠,源源涌出,势不可挡,这也是为何有高深功夫的前辈们,一再地强调文练和武练都要做到大松大软。
    进一步的训练,由松沉中揣摩五法及掌握四则
    学习推手要循序渐进,一般说来最初都在揣摩王宗岳《打手歌》中的「粘、连、黏、随、不丢顶」五法,此为太极拳练习推手所必需之基本工夫;五法的运用在清代杨氏传抄老谱的《粘连黏随》与《顶匾丢抗》两文中阐述的很清楚。基本上,粘连黏随是学习「听劲」和「化劲」的要点。沾黏是属于不丢的,是上盘工夫;连随是属于不顶的,是下盘工夫。其中盘之枢纽在腰,腰能灵活,则各劲之变化,随腰而生矣;而推手就在不丢不顶中求进步。另外还有更多相关的练习要点,读者可从拳经拳论中去参考和体会。总之,谁的松沉程度好,就能在推手应用中揣摩出五法之要领而掌握全局。
    有了这五法的基础之后,在推手和散打的应用上,随功夫的渐进,可自然的掌握到四种原则性的技法,即「听、化、拿、打(发)」四则,其中听劲和化劲是最基本的锻练,听人之劲准确,化人之劲才能恰当。听劲主要从练粘黏劲得来,先练习两臂听劲,久而全身皆须练习听劲,由听劲而懂劲,然后才能渐至从心所欲,得到知人功夫。化劲就是粘走劲,化中含柔,柔中有圆,人挨进吾身,能使之落空,达到我顺人背之目的;化劲做得好,走动的圈子愈来愈小,亦随而能产生出一种蓄而不发之劲。一般人练推手大都是只化不发的走圆划圈,这主要是因为内气不强、蓄劲不足,不敢嚐试发劲;或而冒然出手,手中有力,反而受人所制。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形下,欲更上一层楼,就必须练好拿劲。虽然太极拳对敌时,化、拿、打是相应的,而拿法在推手技击及散手应用中,占着很重要之地位,要能拿才能发,如没有拿的本领,也无发的功夫。
    太极拳拿劲的锻炼,妙在不知不觉中的控己控人
    太极拳诸多文献中,很少提到拿劲。在清代杨氏传抄老谱中有一篇《太极节拿抓闭尺寸分毫解》,谈到节膜、拿脉、抓筋、闭穴等擒拿手法,并非高层次的技击术,即拿劲之术,所以笔者在此特意着墨阐述之。
    在推手、散手的训练过程中,接手的练习是很重要的,凡与人对阵交手,双方第一次手的相接触称之为接手,由于首次的接触对全盘的影响甚巨,因此拿劲的训练就更为重要。在技击对抗中,对手拳脚攻防动作既迅速又激烈,肢体碰撞的时机稍纵即逝,一般人很难捕捉到拿劲的机会。拿不能硬拿,必须顺其来势,以引为先,先圆后拿,处处要随人所动,乘势而入。杨澄甫宗师在口述《论太极推手》中谈到:           「………纯粹太极,其臂如棉裹铁,柔软沉重。推手之时,可以分辨。其拿人之时,手极轻而人不能过。其放人之时,如脱弹丸,迅速干脆,毫不受力。被跌出者,但觉一动,并不觉痛,已跌出丈余矣。其粘人之时,并不抓擒,轻轻粘住,即如胶而不能脱,使人双臂酸麻不可耐。此乃真太极也………」,这己很清楚的为推手的「拿」与「发」订下了标准。又李雅轩前辈回忆起杨澄甫宗师推手的情形,曾说道:「 ………其推手是如何的两手轻轻往我身上一放,我便感觉没有一点办法,动也不行,不动也不行,用大力不行,用小力也不行………」。由此可知,在用拿法时,动作必须轻灵,重则易为人发觉而变化脱去,所以拿劲比听劲、化劲还要难学,因为不能拿即不能发,拿不准就放不出;否则非但发之无效,反而显出弱点,予人反制的机会。
    太极拳高手在推手、散手时不必拿关节,双手触及对方身体任何部位即能控制住,令对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然后发劲时,意动气从,气动身从,一动全动,无所不动,无坚不催也。所以拿劲的表现全凭日常练拳累积的功力;功力较浅者,在听、化方面有点基础,或能拿准对方身躯中轴,但对方尚能左右转动。功力稍深后,或能拿准对方的腰,但对方尚能后退。功力更深厚者,能拿准对方足根,使对方不得进退也。
    所以说,太极拳是一门「拿控」的艺术,其中的「拿劲」是一门「控己控人」的学问。在练习功架时要求全身放空,不要“妄动” , 身形、手脚一旦不听从自己大脑的调控,就是妄动 。在懂得不妄动 (即现代医学研究中的Neural Inhibition) 之后,就会「动必有方」,亦即懂得身躯各部位在运动过程中的的规矩和法度。在施引劲拿人时,动作轻灵,动圈极小,使人不知不觉受到控制。这种以小圈克大圈、以无形圈克有形圈,是重意不重形的功夫,须下苦功锻炼、文武兼修才会成功。而拿劲时的心态是要感觉不到自巳和对方的任何力量,即达到禅学思想中的:「………空而不空,不空而空,即是自性真空,此乃自性,能含万法………」。从无生有,而达到无所不有;从极柔软,而达到极坚刚。此时,就可了解到杨班侯拳诀中的「练就千斤力,只费四两功」之意,王宗岳《打手歌》中的「四两拨千斤」之功,及郑曼青太师《体用歌》中的「浑身是手手非手」之境。(来源:太极网)